女嬰被丟在紙盒箱里,50歲養父將她帶回家,24年后身價千萬,2021年賣公司陪養父旅游:不忘養育之恩

2021年,《越戰越勇》欄目邀請了一位女孩,在節目上,這位女孩深情地演唱了一首《父親》,用于表達自己對父親的感謝。通過資料介紹,我們得知,這位25歲的女孩竟然是一位身價過千萬的女強人,然而她毅然地賣掉了公司,正在安心地陪伴養父旅游。

女孩用實際行動詮釋了 「你養我長大,我陪你變老」的人生諾言,不過,她的事跡一經公布后卻引起了眾人的不解,孝順父親的方式有很多種,為什麼要選擇放棄事業呢?

隨著女孩的娓娓道來,一個感人至深的故事,逐漸浮現在大家的面前。

拾荒老人,被遺女嬰

女孩叫張白鴿,她在節目里所要感恩的父親張雙奇,其實并不是他的親生父親,而是她的養父。

1997年3月,剛出生沒多久的張白鴿,就被親生父母裝在紙盒箱里,丟在路邊,沒有人知道她的父母是誰,也沒有人知道她為何被遺到路邊。

路邊聚集了許多圍觀的人,看著這可憐的嬰兒,大家都議論紛紛卻沒人伸出援手,直到張雙奇的出現,這個孩子的命運才有了轉機。

那時,張雙奇已經五十歲了,為了養家糊口,他在洛陽打工,這一天,在下班的路上,他看到了熙熙攘攘的圍觀人群,出于好奇,他也圍觀了上去,這一次湊熱鬧也成了故事的開始。

張雙奇湊上去之后,發現人們圍觀的是一個孩子,孩子被放在一個紙盒箱子里,身體很弱小,像是剛出生沒多久的孩子。

圍觀的人群在交頭接耳,議論紛紛,有人在指責孩子的父母,為何狠心將孩子丟在這里;有人在心疼這個孩子,還有人在猜測親生父母丟這個孩子的原因……總之,沒有一個人敢上去抱走孩子。

正值三月,天氣乍暖還寒,還沒有完全轉暖。

可憐的女嬰在人群的包圍下,撕心裂肺地哭著,小臉漲得通紅。這讓圍觀的張雙奇感到一陣心疼,不忍心讓女嬰在這里忍饑挨餓的他,泛起了同情心,將孩子抱上了車。

回到家后,張雙奇在女嬰的紙箱中翻了翻,并沒有找到任何關于女嬰的信息和線索。這孩子姓什麼,什麼時候出生的……所有信息一無所知。

50歲的張雙奇沒有任何帶孩子的經驗,對于這個來歷不明的孩子,他也是束手無策,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他只能將孩子帶到居委會,把撿到孩子的情況一一向居委會說明了。

居委會詳細地了解了這個情況之后,趕忙派人打聽孩子父母的下落,并安排了兩名婦女志愿者幫忙照料孩子。

時間一天天地過去,關于孩子身世的消息,沒有任何音訊,張雙奇逐漸明白了,這孩子是被親生父母故意丟的,被丟的原因很可能是因為她是女孩。

要知道,在上世紀90年代,重男輕女的現象是十分嚴重的, 然而「養兒防老」「傳宗接代」的思想又根深蒂固,特別是在農村,如果沒有男孩,是要被戳脊梁骨的。

想到這一點,張雙奇有些于心不忍,對于他來說,男女是平等的,生男生女都一樣,他決定自己收養這個女孩子。

當張雙奇提出收養「女孩子」時,村長感到有些驚訝,張雙奇都已經50歲了,沒錢沒結婚,如今再帶一個孩子,就更不好找伴侶了,但張雙奇卻不以為然,只是下定了決心要收養這個女孩。

看著白白凈凈的孩子,張雙奇為她取名「張白鴿」,希望她將來能夠像白鴿一樣自由地飛翔,能夠過上無拘無束的幸福生活。

無私奉獻,叛逆青春

眾所周知,養一個孩子遠沒有想象的那麼簡單,更何況,一個家境貧寒又沒結過婚的中年男人,撫養一個孩子的難度可想而知,其中的酸楚或許只有他自己知道。

最開始,一個笨手笨腳的大男人連奶粉都不會喂,靠著向鄰居請教經驗后,才知道怎樣沖奶粉給孩子喝。

家中沒有女人,也沒有小孩,張白鴿到來后,身上只有被撿來時所穿的一套衣服,張雙奇掏出自己為數不多的積蓄,懇請鄰居們幫孩子做幾套換洗的衣服和尿布。

村里人回憶道,那段時間,每每經過張雙奇家時,都能看到一個身高不足一米五的瘦小老頭,經常把一個哇哇大哭的孩子抱在懷里,忙著喂奶粉,又忙著換尿布,整個人手忙腳亂的。

這種忙亂的節奏也給張雙奇的生活充滿了色彩,原本他的生活軌跡就是兩點一線,上班下班,工廠和家里,日子過得單調又無聊,沒有任何的牽掛。

自從有了張白鴿之后,他的生活多了一絲光亮和溫暖,人生也多了奔頭。

原本只是張雙奇一人的時候,一人吃飽全家不餓,微薄的收入還能勉強支撐日常開銷,可這下多了一個女兒后,生活費一下子增加了許多。

原本一個人時,可以過苦日子,節省開支,但多了個孩子后,張雙奇不忍心讓女兒也跟著吃苦,他總是想著給女兒創造好一點的生活環境,等女兒長大了,就要送女兒讀書上學。

可是,現在賺的那點錢根本就不夠用,怎麼辦?除了正常上班外,張雙奇開始撿垃圾,給人放羊,打雜,凡是能賺錢的工作,他從來都不挑,只要能賺到錢,他就去埋頭苦干,為了女兒,他能付出一切。

一晃幾年時間過去了,張白鴿到了上學的年齡,養父向村子里的鄰居借了一些錢,加上自己平時省吃儉用積攢下來的錢,總算湊夠了學費,把張白鴿送到學校上學去了。

日子過得很清貧,倒也是很幸福,然而隨著孩子的慢慢長大,她與父親之間的關系卻出現了裂縫。

上了國中之后,敏感的女孩發現,自己與周圍的同學不太一樣,大家都有穿不完的新衣服,而自己卻生活得非常拮據,只有幾件衣服,來回地換,有的衣服都已經被洗得發白了。

放學時,同學們的爸爸媽媽穿得漂漂亮亮地來接他們,而自己的父親卻在灰頭土臉地在路邊撿垃圾,這讓張白鴿心里有一股深深的自卑感。

女孩的自卑感影響她很長一段時間。

在一次采訪時,張白鴿講述,有一次放學了,外面正下著大雨,走出校門的她,在一群家長中一眼就認出了自己的父親,一個又矮又老的拾荒男子,穿得又臟又破,手里還拿著不知從哪里撿來的垃圾瓶。

這樣的一個人,每次放學后都在人群中四處張望尋找自己,那時的她并沒有感動,反而覺得父親給自己丟臉了,她感到非常羞恥,她不想讓同學看到自己有這樣的一個父親。

于是放學后,張白鴿立馬躲在行人身后,假裝沒看見父親,悄悄地溜出了校門,躲在一旁的角落里等著同學和家長們離去。

過了好久,人群逐漸散去之后,張白鴿才出現在父親面前,告訴父親以后不要再來學校接她了。

張雙奇愣了一下,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衣服,他霎那間明白了過來,從那之后,為了女兒的自尊心,他再也沒有白天出去撿過垃圾,每次都是等張白鴿放學吃完飯,做完作業之后再出去,一直撿到凌晨。

張雙奇一直在辛勤地工作,但他們的生活依然很拮據,張白鴿的學費也是四處拼湊而來的,為了能供張白鴿上學,家里的開支能省就省,在生活最困難時,連吃點咸菜都是一種奢侈。

他們困難到什麼程度,普通人是想象不出來的,他們家后院種著一棵香椿樹,每到春天,張雙奇就會摘下香椿,腌制起來當咸菜下飯吃,一整個月吃香椿咸菜是常有的事。

對于張雙奇來說,過了半輩子的苦日子,這點苦還是能承受起的,可張白鴿卻不一樣,她長身體需要營養,處于青春期的孩子,特別是女孩子是特別敏感的。

她總是不自覺地將自己的家庭與別人的家庭相比,看著別人家每天都吃不同的菜,有魚有肉的,而自己卻只能吃咸菜,還有同學們手里那些各式各樣的零食,自己更是連見都沒見過。

一想到這里,張白鴿就覺得很委屈,有一次,她朝父親發了脾氣,甚至一氣之下掀了桌子。面對女兒如此過分的舉動,張雙奇卻連一句重話都沒說。

后來,在節目里,張白鴿提起這些事時,張雙奇也只是笑了一下,說「 那時她小,不懂事」

漸漸地,張白鴿也逐漸明白了父親掙錢的不容易,她讀高中時,張雙奇一邊拼命干活,一邊最大程度地節衣縮食。

在張白鴿住校的半個月里,張雙奇幾乎頓頓都是白開水泡饅頭或者清水煮面條,只為了能夠攢更多的錢,讓女兒能夠走出村子去外面有更好的發展。

放棄讀書,艱苦創業

看到父親生活得如此艱難,還在讀高中的張白鴿已經懂事了不少,她暗下決心,高中畢業后,就不再讀書了,要外出工作減輕父親身上的負擔,扛起自己應該承擔的責任。

沒有多少文化的張雙奇,還是知道讀書的重要性的,為此他多次與女兒進行溝通,希望女兒能繼續上學,將來考上大學能擁有更好的生活。

在父親的勸說下,張白鴿馬上就要動搖了,不出去打工了繼續上學。也就是在這個時期,張白鴿意外地從鄰居那里得知:

自己是一個孩子,自己曾經嫌棄的父親張雙奇并不是她的親生父親。

剛知道這件事時,張白鴿的大腦一片空白,一個與自己沒有任何血緣關系的人,卻對自己這麼好,幾乎為自己付出了全部,可自己曾經還無比地嫌棄他……頓時,張白鴿感到非常內疚,說什麼也不肯再繼續上學了。

看著痛哭流涕的女兒,張雙奇也不再阻止女兒的決定了。

高中畢業后,張白鴿去城里做了服務員,一個月工資只有3600塊,她用這為數不多的錢,給爸爸買了一張干凈柔軟的床墊。那是她已經年過60歲的父親,第一次睡這麼好的床。

張雙奇沒有什麼文化,不知道該用什麼語言來表達自己的心情,就一個勁地沖著女兒笑。

看著父親滿足的表情,張白鴿發誓,一定要賺更多的錢,給爸爸換更大的房子,更好的車。

為了能有更好的發展,為了賺更多的錢,張白鴿去了北京,做了北漂。她做過很多工作,諸如導購服裝、美妝、擺地攤等等,無論多苦多累的工作,她都不嫌棄,只要能賺到錢,什麼工作她都愿意嘗試。

然而,高強度的工作很快拖垮了她的身體,有一天,張白鴿感覺肚子實在疼得要命,在父親的陪同下來到醫院檢查,這一檢查,張白鴿被查出患有腎病。

醫生說,嚴重時會危及生命,無奈,張白鴿只能暫停手中的工作,安心地治病,每天與父親往返于醫院和出租屋之間。

經過一段時間的治療和調養之后,張白鴿的身體逐漸好起來了,在生病治療的這段時間,本來有起色的家庭,由于一場重病又變得一貧如洗了。

為了不讓女兒擔心,也為了賺錢補貼家用,父親每天都要辛苦地工作,為了照顧女兒,父親還負責一日三餐,叮囑女兒吃藥,甚至晚上都會打好洗腳水放在女兒的床邊。

在北京這樣高消費的地方,張雙奇打幾份零工都不足以維持日常開銷,無奈之下,他們只能回到河南老家調養。

在那段時間,張白鴿的情緒非常不穩定,甚至還出現過輕生的念頭,可是轉眼間看到為自己辛勞奔波的父親,張白鴿又不忍心離開這個世界。

隨著身體好轉之后,張白鴿又重新開始工作了,好在這一次,她趕上了時代的潮流。

張白鴿去廣州闖蕩,恰好趕上了電商直播的風口期,她通過護膚品電商的工作,拿下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桶金,然后成立了一個工作室,在每天的直播中,張白鴿的事業越做越大,腰包也越來越鼓,在此之后,她成功地買了自己的第一輛車,擁有了一個不小的團隊。

賣掉公司,帶父旅行

經過幾年的打拼,張白鴿她的身價已經超幾千萬了,事業小有所成的張白鴿,趕緊將父親接到城市生活,卻發現父親并不適應城市生活,很多新型的產品,父親連見都沒見過,城市大容易走失,父親平時只能待在狹小的樓房里,顯得是那樣的落寞。

就在這時,生活再次跟他們開了一個玩笑,幾年的打拼,讓張白鴿身體再次出現了問題。這一次比第一次來得更迅猛更嚴重,張白鴿只能暫停手中的工作,去醫院做了手術。

也正是這次手術,讓她猛然驚覺,她的父親已經七十多歲了,而她自己身體又不好,如果每天都沉浸在這樣高強度的工作中,那留給她陪伴父親的日子,還有多少呢?

一想到這里,張白鴿突然發現,其實賺多少錢,并不是她最大的夢想和目標,她最希望的就是讓父親過得開心快樂。

2021年,身價千萬的張白鴿賣掉了公司,花費了300萬元買了一輛房車,帶著父親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

一路上他們去了很多地方,嘗遍了各地特色美食小吃,一路上欣賞著風景,看過江南的煙柳畫橋,目睹過魔都上海的繁華。

2021年5月26日,張白鴿帶著父親一起登上電視的舞臺,當著全國觀眾的面,講述了她與父親的故事,也一并將自己內心的感恩和青春期的叛逆,全部說給了父親聽。

她說,她永遠不會忘記父親對她的好,而張雙奇看著陪伴在自己身邊的女兒,也表示,張白鴿就是上天給他最好的禮物。

張白鴿的事情被越來越多的人知曉,有很多人問起張白鴿,是否愿意趁著旅行的機會,尋找自己的親生父母,對此,張白鴿回答說, 我已經擁有了世界上最偉大的愛,親生父母已經不是那麼必要了。

張白鴿的故事吸引了電視臺的關注,二人登上舞臺,講述他們的故事。主持人表示,盡管張白鴿的父親身高不是最高的,但父愛卻是最偉岸的。

如今,張白鴿已經帶著她的父親重新踏上了旅途,在他們的故事中,血緣關系,生育之恩都已經不再重要,兩個人雖然不是親生父女,但他們之間的感情卻比很多的親生父女要更加深沉。

張雙奇用實際行動詮釋了自己的父愛,而張白鴿也用實際行動,表明了自己是最孝順的養女。

這個世界上還存在著很多像張白鴿這樣,幼年時就被拋棄的女嬰;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像張白鴿那樣遇到一個對她毫無保留的父親。

我們希望,所有曾經被丟的女孩,都能遇到像張雙奇這樣善良、淳樸、無私的人;也希望都能像張白鴿這樣,活出自己的精彩人生,更希望能像張白鴿那樣,能夠「滴水之恩,涌泉相報」,出息之后不忘本,不忘養育之恩,擁有「你養我長大,我陪你變老」的真摯親情。

最令人可敬的就是張雙奇老人,他收養女孩子,就是看著孩子可憐,并沒有想著將來能有多少回報。那時他雖然貧困,但是在他所認知的能力范圍內,給了女兒最好的一切,而24年后,女兒成千萬身價的女強人,也給予了張雙奇應有的回報,這就是張雙奇所說的:女兒是上天送給他的最好的禮物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