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歲阿姨「倒追」初戀,他竟終身未娶?闊別50年,有情人終成眷屬

最美好的愛情,是否都有遺憾?

假如你和曾經的愛人錯過,你還會有勇氣再次尋找他(她)?

這位活了68歲的阿姨,給出了最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答案。

尋找初戀

Regret

在一檔情感類節目上,一個68歲的阿姨讀著這樣一封信:

何紹文,你好,你過得好嗎?從部隊換防你走后,一別就是半個世紀。今生我們有緣相遇,卻無緣牽手。如果我們見面了,我會給你來一個遲來的擁抱......

信中的何紹文是她的初戀。

都說從前的車馬很慢,一生只夠愛一個人。但也因為曾經的交通不便,通訊不發達,讓一對戀人遺憾半生。

尹春瑩是云南省蒙自市人,丈夫離世二十多年,兩個女兒已成家。

有一天晚上,她做了一個夢,夢見初戀何紹文。她去拉他的手,但被一下甩開,難過頓時侵滿了夢境,直至被驚醒。

年輕時的時光再一次在她的腦海里回蕩,而回到現實,只剩下遺憾。

有天她偶然間在電視上看到一檔幫助人重逢的節目。在自己有生之年還能不能與昔日戀人再次相遇? 尋找初戀的念頭在尹春瑩心底萌芽。

兩人闊別五十年,這或許是她彌補遺憾的唯一機會了。

她告訴兩個女兒,自己想去找何紹文,但這個想法遭到女兒們的強烈反對。她們不明白年近古稀的母親為何會想起50年前的事情,都說她有「神經病」。

但尹春瑩很清醒,50年前他們有緣相遇,卻無緣牽手,如果有可能,她希望能再次看到他。

「如果他一個人單身,我就跟他再續情緣,如果他的家庭很好,我就祝福他們。」尹春瑩就這一個想法,再不管女兒們的反對,自己堅持參加了節目。

時光倒回50年前。那時的愛情純粹而美好,愛得很堅定,但也愛得很煎熬。

1970年,22歲的何紹文從家鄉貴州來到云南省蒙自市參軍入伍。他個子很高,長得眉清目秀,常常引來很多女孩子的注意。

那年尹春瑩18歲。

因為鄰居的表哥也在部隊上當兵,有次生病認識了同樣住院的何紹文,熟絡了之后便帶何紹文來院子里玩,尹春瑩頓時就對眼前這個穿著軍大衣的年輕人心生好感。

那時的感情還很懵懂,不過尹春瑩能感受到,何紹文對她也有好感,只不過,誰都不敢表露。

讓尹春瑩更加確定他的情誼的是何紹文對她的「獨寵」。

在物質較為匱乏的年代,肥皂可不是哪里都能買得到的。有一次尹春瑩讓何紹文給她和幾個小伙伴帶一點肥皂,買來后幾個人平分。

肥皂帶來后,何紹文為了避嫌,把她們叫到一起,然后悄悄地對尹春瑩眨了眨眼睛以作暗示。她這才明白,肥皂買來只是給她一個人的。

這是何紹文表達情感的一種方式,但尹春瑩怕別人誤會,沒敢要。

那時候人們的思想還比較保守,小女生不能跟男生在一起說話,要是被家長看到,免不了一頓罰。

有一次何紹文回家探親,他帶來家里面的一張照片給尹春瑩和幾個朋友看,有人看見后告訴了她們的家長,幾個人回家被打了一頓。

就這樣一來二去的相處,讓兩個人的感情迅速升溫,這段時光也成為她們年輕時愛情最美好的回憶。

然而,1971年一天晚上發生的事,不但讓他們心生芥蒂,更讓他們此后再沒有見面。

由于部隊換防,何紹文所在的部隊要到四川去。臨走前,他讓尹春瑩到部隊的營地上一趟,但因為是晚上,還不到20歲的尹春瑩沒敢去。

沒有正式地道別,沒有電話號碼,也沒有通訊地址,何紹文就這樣從尹春瑩的世界里突然消失。

何紹文的離開給尹春瑩當頭一棒。兩人天各一方,也許再也見不到了。

本以為從此以后兩人再無瓜葛,但在一年后,尹春瑩突然收到何紹文的來信。

信的具體內容,尹春瑩已記不太清了。她只記得在信的最后有一個「口+勿」的字,當時的她還不知道這個字是什麼意思,朋友跟她說是「想你的意思」。

「我心里挺高興的,我知道他的心。」尹春瑩也回了這封信。

就這樣,兩人通過書信往來,訴說著對彼此的思念。

此時的尹春瑩還在讀大專,談及未來的打算,她想等畢業以后,有了工作再說。

一兩年過去,尹春瑩即將畢業,何紹文也轉了業,在鐵路分局列檢所工作。可就在兩人規劃著未來,盼望著重新見面時,尹春瑩卻收到一封女人的來信。

這個女人在信上說自己是通過別人介紹認識何紹文的,在他的家里看到尹春瑩寫的信和照片,于是照著地址給尹春瑩寫了信,問她是不是何紹文的戀人,是不是確定跟他好了。

單純的尹春瑩還不知道「吃醋」這個詞,「我就覺得怎麼會有個女人寫信給我。」恨意和嫉妒充滿她的心間,已沒有理智寫信去問清楚事實。

她不再寫信,也拒收了何紹文的所有來信,雖充滿了很多疑問,也好奇信中的內容,但再也不想理何紹文了。

尹春瑩被傷透了心。半年后,她跟朋友介紹的一個人迅速結了婚。不再去想過往的事情。

后來鄰居告訴她有個當兵的去找過她,她想肯定是何紹文,但已為妻母的尹春瑩已無法回頭,只想安穩地過好自己的日子。

1996年,她的丈夫確診為喉癌,一年后去世,留下四十二歲的尹春瑩帶著兩個女兒生活。

后來女兒們相繼成家,總有朋友勸她再找個伴兒,但尹春瑩都拒絕了。因為始終有一段情藏在她的心底,讓人難以忘懷。

她也想過再寫信到何紹文以前的地址,但幾十年實在太長了,「那麼多年了,那個地址我想早變了。」

何紹文家的地址確實變了。節目組最初來到他曾經收信的地址拉內村,但村副主任告訴他們,何紹文早已不在這個村,戶口都遷走了,讓他們到另一個鎮的養路隊工區去找。

有了這個線索,節目組又來到一個鎮上,但被告知已經沒有養路隊這個單位了。好在何紹文的戶籍在這個鎮上,一位民警讓人幫忙查詢,才得知何紹文現在的消息。

何紹文72歲了,因為工作的時候受了傷,被鑒定為四級傷殘,目前住在敬老院。

知道尹春瑩在找他,他也回了一封信:

您好,今天通過吉林衛視采訪,我才知道你一直在找我,我非常激動。當兵時候與你在一起的時光,一直記在我的心里。當時我想去找你,但是聽說,你成家,就沒有去打擾你的生活......

再次看到何紹文的信,尹春瑩還記得這個筆跡。如果再次見到他,她很想告訴他「我想你」。

不過現在的何紹文早已不是年輕時帥氣的模樣。尹春瑩看著照片上的何紹文,依稀有點年輕時候的樣子,不過他變老了,臉部也從原來的圓臉變成了長臉。

她以為何紹文早已兒孫滿堂,但事實上,他為了尹春瑩終生未娶。

見面那天,尹春瑩難掩內心的激動和喜悅,隔著很遠的距離,她就認出了何紹文。

何紹文穿著一身制服,腿腳稍有不便。還未走到尹春瑩跟前,便伸出了雙手,說道:「尹春瑩是不是,老朋友了,五十多年了,見到你我很高興。」

尹春瑩回道:「你變了,我也很高興。」

時隔50年,曾經相愛的戀人,第一次牽起對方的手,遲遲未放開。

半個世紀后的相見,兩人已從懵懂的少年,變成白首老人。一陣寒暄后,他們聊起了往事,何紹文也終于有機會澄清50年前的誤會。

原來,50年前給尹春瑩寫信的女人是何紹文的追求者,她和朋友去他那里玩,在他的枕頭底下翻到尹春瑩的信,便瞞著他寫信給尹春瑩,兩人并未走到一起。

尹春瑩一臉震驚地問:「你不知道她寫信給我?」

何紹文:「不知道,一點都不知道。」

當收到尹春瑩的退回的信件時,何紹文想過很多辦法向她解釋,他想第一時間飛到尹春瑩的身邊,表達自己的真心。

但因為剛剛參加工作,何紹文一個月只掙三元錢,無法承受來回的費用,所以才沒有辦法向尹春瑩解釋。不過他也沒有放棄,還是托付戰友去找尹春瑩,但那時她已經結婚了。

「你有新家,我就不再打擾你了。」但這段感情一直記在何紹文的心里面,他說過永遠不會忘的。

失去尹春瑩后,他就決定不再結婚,因為在何紹文的心里世界上只有她一個。

親口聽到這樣的答案,尹春瑩像熱戀期的小女生一樣,一臉難以置信地問:「真的?真的你是為我沒結婚嗎?」

何紹文:「是啊,現在我等得頭髮都白了,你看。」

回憶過去的種種,尹春瑩懊悔不已。不過幸好,50年后,她還有機會拉起何紹文的手。她想用余生來照顧何紹文。

何紹文也答應她說:「你去哪里,我都跟你去,有你就有我,你是我的靠山。」

隨著跨越半個世紀的誤會解開,50年的愛情故事也有了一個美好的結局。

尹春瑩何其幸運,一生的思念有了結果;何紹文何其幸福,一生的等待有了答案。

愿有情人終成眷屬。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