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前,被父親逼迫,「零下13度暴雪裸跑」的4歲小男孩,後來怎麼樣了

2012年2月,一段視訊在網上火了。

視訊中,一名男孩赤裸全身,只穿一件黃色短褲,在雪地上跑步。

看得出外面很冷,大雪覆蓋了地面,而男孩臉上也被寒風吹得紅撲撲的。

畫面外傳來一名男子的聲音: 快跑!快跑!不要停!

「裸跑弟」何宜德

很快,視訊中小男孩的身份被曝光了。

他叫何宜德,乳名多多 ,2008年2月出生剛剛滿4歲。

視訊中那個不斷催促他跑步的人,就是他的爸爸何烈勝。

但何宜德跑步的地方是美國紐約。

2012年除夕,何宜德在美國紐約的暴雪中,迎來了2012年春節。

一夜暴雪,將紐約城變成了銀裝素裹的「大蘋果」。

美國紐約時間早晨8:30,闔家團圓,歡度除夕時,當很多美國人還沉浸在睡夢中時,剛滿4歲的何宜德已經被父親從被窩裡揪出來,逼迫他在零下13℃的室外裸跑。

何宜德先是進行了30分鐘的熱身慢跑,隨後父親說服他脫掉衣褲,僅穿一條黃色小短褲和運動鞋,開始在8英寸厚的雪地上裸跑。

剛開始的時候,小傢伙感到很冷,一邊追著鏡頭跑,一邊帶著點哭腔地跟爸爸說:「抱抱」,不想再跑了。

爸爸卻不同意,不斷地催促: 快跑!快跑!不要停!

很快,何宜德的頭上掛滿了雪花,可他還在盡力堅持。最後,在父親的逼迫和鼓勵下,何宜德又跑了5分多鐘,還在雪地上做了一個裸身俯臥撐,身上沾滿了潔白冰冷的雪。

這段視訊就是父親拍攝並發佈到網上的。

4歲,零下13℃,戶外,不穿衣服,爸爸逼迫……這段視訊擁有所有爆紅的關鍵字,迅速引來線民關注,短短幾天爆紅網路,點贊數達到26萬之多。

伴隨視訊的火爆,何宜德也火了,一起火爆的,還有何宜德父親何烈勝,他也因此成為著名的「鷹爸」。

網友褒貶不一,有的為何宜德點贊,說「弟弟真可愛,小孩子真的很厲害」;有的認為何烈勝太偏激, 「父母應讓一起跑」。

更多的人質疑,這只是何烈勝的刻意炒作。

但是,看過如下的簡歷,相信你會重新認識這對父子。

2020年7月,一份奪目的簡歷在網路爆紅:

「1歲徒步暴走,2歲攀登南京紫金山,3歲在雪地裡裸跑,4歲參加國際帆船比賽,5歲開飛機圍繞北京野生動物園飛一圈,6歲寫自傳,7歲3次穿越新疆羅布泊,8歲參加自考考入南京大學,9歲起3奪機器人錦標賽世界冠軍,10歲1年內通過20門自學考試課程破中國自考成人紀錄,11歲南京大學自考專科畢業,12歲南京大學自考本科畢業,12歲準備同時讀碩士和博士。」

沒錯,這份簡歷的擁有者就是何宜德,如假包換。

從2012年到2020年,何宜德到底經歷了什麼?

何宜德的個人簡歷

何宜德的傳奇經歷

2008年,何宜德出生那一年,爸爸何烈勝已經40歲了,這是他的第一個孩子。

不惑之年,喜迎愛子,但何烈勝卻高興不起來。

何宜德出生時只有7個月,屬于早產,出生時伴有多種併發症,生下來就立即被送到重症監護室,一住就是兩個多月,終于脫離危險。

兩個月後,爸爸抱著何宜德出院,醫生給他打了預防針:孩子早產,先天嚴重不足,現在暫時脫離危險,但將來肯定體弱多病,且有智力低下的可能,父母要有心理準備。

何烈勝暗下決心:不管用什麼辦法,一定要讓多多健康成長!

何烈勝得知早產腦癱患兒必須加強鍛煉,便每天堅持游泳1小時,無論寒暑冬夏,水溫始終控制在25℃左右,小多多脖子上套著游泳圈,兩隻小腿在水裡蹬來蹬去,遊得不亦樂乎。

從第6個月開始,何烈勝逐漸給兒子增加訓練量,多多每天的學習訓練長達8個小時。除了撫觸、按摩、游泳外,還包括識圖、看字、分辨顏色等大腦開發課程。

2周歲時,多多認識的漢字已超3000個,學會了簡單的加減法,幼稚園的老師極度驚訝: 這個孩子的識字量比大班孩子還多!

多多從2周歲開始,經常跟著父親一起爬紫金山。

一開始,多多累了想讓爸爸抱,爸爸拒絕了,只允許坐下歇一歇。很快,多多就能一個人堅持爬到山頂,甚至學會了自己掌握節奏,快慢結合,中途不用停下來休息。

何宜德與爸爸何烈勝

除了爬山,多多每天的訓練項目還有:訓練快走慢跑2公里,爬繩蕩橋,三車(滑輪車,踏板車,腳踏車)訓練,穿插武術,跆拳道,街舞訓練。

多多還經常隨爸爸長途跋涉旅行,最長曾有連續10天每天10公里以上的旅程。上海世博會那年,2歲半的多多和爸爸參觀世博會,在園內行走參觀3天,行程近100公里。

多多3歲那年,何烈勝決定到美國旅居,多多隨之進入美國紐約法拉盛彩虹幼稚園。

在幼稚園,3歲的多多鶴立雞群,表現突出,一周之內由小班跳到中班,兩周後跳到大班,各方面表現完全超出同齡孩子的標準,智力測驗更是達到小學一年級水準,幼稚園的老師嘖嘖稱奇,被這個黑頭髮的小朋友徹底征服。

多多在零下13℃裸跑的視訊,就拍攝于這段時期。

不久後,何烈勝返回南京,4歲的多多進入國際小學讀書。

從早上6 45起床到晚上8 30睡覺,多多的日程表排得滿滿當當。除了文化課、棋類、跆拳道、武術這類司空見慣的課程,就連在上下課的接送途中,都被安排「講故事」。

當然,何烈勝也不是把孩子封閉起來,他專門給多多安排了外出旅行、廣場活動等與他人交流的活動,甚至還有一項「逛金鷹商場學習」,培養多多的商業意識。

何宜德參加OP級帆船比賽

在爸爸親手打造的教育模式下,多多開啟了自己開掛的人生:

2012年7月,多多4歲,在金牛湖孤身一人駕駛OP級帆船;

2012年8月,多多4歲,在參加國際OP級帆船賽(一種專門適用于青少年的帆船);

2012年9月,多多4歲,15個小時攀上日本富士山。

富士山的登山日期是7月、8月,何烈勝帶著多多趕到富士山腳下時,富士山已經封山一個月了,但官方並不禁止愛好者登山,父子倆還是決定登山。

沒想到的是,富士山跟國內名山不一樣,根本沒有砌好的臺階,一路之上幾乎全是原生態的火山岩,山勢陡峭,斜坡幾乎有70度,加上正逢小雨,道路濕滑,危險重重。

多多只有1米高,大人走一步,他要繞三四步才能上去,中間連個休息的地方都沒有,他又累又凍又餓,卻沒有哭鼻子,甚至不需要大人攙扶,實在累了,他就拉著爸爸的手,嘴裡嘟囔著:「釣魚島屬中國,我要登島去釣魚」,給自己鼓勁加油。

經過15個小時的堅持,多多終于登上富士山頂。

2013年元旦,多多5歲,一個人在新街口捷運賣報;8月,拿下全國第七屆金子塔珠心算精英大賽冠軍。

2013年8月底,多多第一次駕駛「蜜蜂-3」固定翼飛機(適合非專業飛行愛好者駕駛),飛越北京野生動物園。

當機場方面得知多多只有5歲時,趕緊擺手拒絕,但在何烈勝的努力溝通下,最終還是同意了。當天下午,多多在教練楊豔武的陪同下,一個人獨立操作固定翼飛機,歷時35分鐘,2次飛越北京野生動物園。

2013年9月,多多5歲,成為南京理工大學實驗小學4年級的旁聽生。

2014年10月,多多6歲,3次隨爸爸穿越羅布泊。

羅布泊被稱為「死亡之海」,很多人慕名到此探險,卻在這裡永遠失去了生命,但何烈勝做出一個大膽的決定—— 帶6歲的兒子穿越羅布泊,向彭加木致敬。

2014年10月9日,多多和爸爸隨一個車隊進入羅布泊,在3000多公里的行程中,完成了體能課、環保課、能源課、野外生存課等一系列訓練,其中徒步100公里。

在最難走的鹽殼路中,多多一如既往地獨立完成,不需要大人攙扶,他和爸爸頂著烈日驕陽,一路哼唱著,每走5公里,就躺在凹凸不平的硬殼路面上,放鬆休息一下,再爬起來繼續前行。

10月20日,多多完成了穿越羅布泊的壯舉。在所有參加穿越活動的夥伴中,多多是年齡最小的,其他小夥伴最小的也有12歲。

何宜德與爸爸穿越羅布泊

何烈勝的教育理念

如同「雪地裸跑」一樣,消息傳開,也有人質疑何烈勝帶兒子「穿越羅布泊」是刻意炒作,甚至懷疑他是拿孩子的生命去賭博,是極不負責的冒險行為。

但何烈勝還是堅持自己的觀點,他只是讓孩子學會吃苦,磨礪意志,勇于探索,孩子的未來才有希望,人生越是不探險才是最大的危險。

「探險但不冒險」,這是何烈勝培養孩子的理念。

在何烈勝看來,教育孩子,不能老用熊式教育,像熊一樣把孩子們摟在懷裡;當幼鷹長到足夠大的時候,就要狠心把幼鷹趕下山崖,當幼鷹開始往谷底墜下時,它們會本能地拼命拍打翅膀來阻止自己下落,這才掌握了生存的基本本領——飛翔。

由于培養孩子太過嚴厲,像老鷹對待幼鷹一樣,何烈勝獲得了「鷹爸」的稱號。

對這個有褒有貶的稱號,何烈勝欣然接受,他的方法的確就像只鷹,逼著年幼的孩子走出舒適的巢穴,只有把孩子逼到極限,他才能學會怎麼飛。

「鷹爸」何烈勝

這就是近乎殘酷的鷹式教育。

對「鷹式教育」,有人贊成,有人反對,有人甚至把自己的孩子送給何烈勝,接受「鷹式訓練」,何烈勝毫不客氣地把這些孩子組織起來,在零下室外光著身子進行「雪地裸身」訓練。

「鷹爸 」的「探險」還在繼續,他的目標是在多多10歲時把他送進最好的大學。劍橋大學、哈佛大學。

在何烈勝心目中,這些頂級高校才是兒子理想的落腳點。

2015年9月,何烈勝註冊了一家新公司,7歲的何宜德成為公司第一大股東,占40%的股份。

2016年,何烈勝又註冊成立了教育培訓機構「鷹爸公學」,8歲的何宜德再次成為第一大股東,占股60%。

「鷹爸」的行為再次遭到質疑: 讓一個七八歲的孩子擔任公司股東,到底是在作秀,還是在作*?

但何烈勝是認真的,因為除了父親的身份,他還是一名成功的企業家。

大學畢業後,何烈勝當了7年中學物理老師,1995年選擇下海經商,創辦了第一家名叫「百姓」的超市。但3年以後,超市破產了,負債高達130萬元,第一次創業慘遭失利。

何烈勝把自己鎖在家裡,閉門思過了3天。3天后,他北上鎮江,再度重振旗鼓。

僅2年後,何烈勝便靠著代理銷售背背佳、北極絨保暖內衣兩大品牌,一舉還清了全部債務,還淨賺500萬現金。

2000年,何烈勝回南京組建了南京泰誓工貿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創立「子穀川」品牌,專注于禮品銷售。5年後登頂南京禮品行業冠軍,連續4年市場佔有率和銷售額均列第一。

2008年,何宜德出生了。

在商場十幾年的何烈勝,對兒子寄予厚望,但何宜德出生時的腦 癱,卻讓他十分擔憂。正因為如此,他才摸索出一套「鷹式教育」理念,不僅鍛煉了兒子的體魄,讓兒子的智商、情商、財商、逆商……等各項素質得到全面的提升。

在何烈勝看來,兒子並非天才神童,是靠後天的訓練,才有了開掛的人生。

作為「鷹爸」的何烈勝認為,「如果我的教育方式傳播出去,讓10%的家長對孩子嚴格一點,10%的家長溺愛少一點,能影響到20%的人,抛磚引玉的目的就達到了」。

何宜德駕駛固定翼飛機

何宜德如今的狀況

2017年2月7日,何宜德9歲,報名參加大學銷售管理專業的自考考試。

這當然又是何烈勝的手筆——因為兒子年齡太小,沒有高中學籍,無法參加全國統一大學聯考,想要上大學,只能通過參加不限年齡的自學考試,而之所以選擇銷售管理,則是何宜德自己的選擇,因為他以後要像爸爸一樣,當一名成功的企業家。

很多人質疑何宜德的選擇,一個9歲的孩子,怎麼可能考上大學呢?但何宜德信心十足,而最終的結果也讓人大跌眼鏡,他真的通過了自考。

回顧何宜德的學習生涯,只有少量時間在校園裡度過,而且是作為旁聽生,他更多選擇在家或機構裡自學,因為學校老師的講解往往跟不上他的學習節奏。

從國中到高中,何宜德都是自學有選擇性地學習了國中和高中的課程。

2019年12月,何宜德11歲。

這一年年底,通過兩年多的學習,何宜德順利拿到了南京大學銷售管理專業的自考成績單和預審通過單,取得南京大學的專科學歷。

何宜德展示自己的大學畢業證書

何宜德沒有就此止步,他繼續為著大學本科學歷做準備。

2020年10月,何宜德12歲,順利取得了南京大學的本科學歷。

這個時候,與何宜德同齡的孩子絕大多數還在讀國中一年級,在學歷教育這一項上,何宜德已經甩開他們多達10年的身位,這是多麼可怕的領先差距!

看到這一幕,不少網友表示,如果自己的人生是正常倍速,何宜德的人生節奏就是12倍速,快到讓人目不暇接。相比何宜德,我們的生命步調簡直是拖遝而頹廢。

對于何宜德的「人生加速」,從來不乏質疑的聲音。

事實上,從4歲「雪地裸跑」開始,就有很多人等著看「鷹爸」何烈勝的失敗,等著看「裸跑弟」何宜德翻車的那一天——人們對天才和神童,似乎有一種特別的「傷仲永」情結。

可惜,何宜德每一次成長,每一次出現在公眾視野,都是上升,沒有跌落,甚至還在以16倍速、18倍速,以更快的節奏加速。

何宜德展示自己的西班牙武康大學錄取通知書

2021年9月,何宜德13歲,修完西班牙武康大學MBA工商管理碩士的12門課程。當何宜德穿上碩士服,亮出自己的學位證書時,他的臉上還充滿著天真和稚氣。

這一年,距離他獲得南京大學本科學歷,還不到1年時間,而正常人至少需要3年。

如果你認為,這已經是何宜德學歷生涯的頂點,恐怕又要失望了。

2021年12月19日,13歲的何宜德又達成了一項新成就: 他已收到菲律賓聖保羅大學博士錄取通知書,成為該校歷史上年齡最小的在讀博士生。

很多人或許沒聽說過這所大學。

菲律賓聖保羅大學是一所私立教會大學,已有百餘年歷史,是菲律賓排名前五的綜合性重點大學,也是亞洲第一所獲得ISO9001國際質量認證體系認證的天主教私立大學,雖然比不上歐美的百年大學,但也是亞洲的一流大學了。

更重要的是,何宜德才只有13歲,劍橋、哈佛對他而言,絕非遙不可及的夢想。

何宜德手持西班牙武康大學碩士學位證書

不過由于疫情原因,聖保羅大學所在的菲律賓處于封國狀態,何宜德暫時只能在國內上網課,等疫情好轉後才能前往菲律賓學習。

這一次,何宜德選擇的是DBA工商管理博士專業。

專科的銷售管理、本科的人力資源管理、碩士的MBA工商管理,博士的DBA工商管理,何宜德每一次專業的選擇都有其延續性,可以說一脈相承。

何宜德表示,博士畢業後還想繼續讀博士後,感興趣的方向是短視訊中的人工智慧,而將來走向社會後,他大機率會選擇從商,從事新媒體行銷等領域的工作。

儘管何宜德13歲的已經取得了常人永遠無法企及的成功,但針對「鷹式教育」的批評從來沒有停止過,很多人認為何烈勝不懂教育,揠苗助長,把自己的意志強加給一個孩子身上,是一個「剝奪了孩子幸福快樂童年的狠毒父親」。

對這一點,作者並不認同。

世界上每一個人都有不同的先天資質,也應當有不同的教育培養方式,「鷹式教育」或許不適用于大多數孩子,但何宜德顯然對此十分受用,真正讓他受益終身的並非加速成長的人生,而是健康、強壯的體魄,以及獨立、堅毅、勇敢、自律、合作的品格。

這也是「鷹爸」何烈勝對兒子最大的期望,他希望兒子以後成為這樣一個人: 擁有健康的身體,寧靜的心靈,和諧的人際關係,實現有價值的人生目標和財富自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