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女博士懷孕后癱瘓,4年后丈夫失婚,「求求你放過我,失婚吧」,她后來怎麼樣了

她是 「花甲論壇」的創建者,她是 右眼完全失明、左眼依稀能夠辨別的「半盲人」,她只有右手一根食指能動,她全身肌肉萎縮只能依靠輪椅出行。

王磊

但她卻在此般艱苦的條件之下創建了花甲論壇,為患病患者進行免費的答疑解惑,五年時間內幫助了四千多名患者。

她就是 王磊,一個在30歲懷孕后突發腦干出血,導致癱瘓的女博士。

本應歡喜迎接新生命的到來,王磊為何突發腦干出血?面對懷有身孕卻重病難治的妻子,相濡以沫的丈夫又是為何做出拋棄妻子的選擇?

求求你 放過我

失婚吧。

這是王磊從ICU病房出來之后,丈夫對她說出的話。

ICU

「自從你生病之后,我每天的壓力都很大,我們的儲蓄根本就抵不住你看病的花銷,更何況還有一個孩子需要照顧,我實在是堅持不下去了,孩子我也不要,你只要同意失婚就好」。

王磊 前腳剛從鬼門關出來,正是身體脆弱需要人關心照顧的時候,但是她的丈夫卻在這個時候對她提出了失婚。

明明在結婚的時候,他當著一眾人的面說過會對自己好一輩子,可王磊只是生了一場病,愛情就成了過眼云煙,昔日的海誓山盟也成了一觸即碎的泡沫。

王磊

王磊很失望,但是男人已經下定了離開了心思,她也 定不會是低三下四的哀求,她骨子里的自信不允許她這麼做。

因為王磊只是病了,她一定會好起來的。

于是面對丈夫拋出的失婚請求,王磊毫不猶豫地就選擇了同意。

失婚證

「我還有拼命生下來的孩子,我還有愛我的父母, 我還有國家的恩情沒有償還,我必須堅持下去」,王磊這麼想著,她的眼睛落在病房內的一張小床,在上面睡著的是自己的兒子—思源。

小家伙一定是進入了香甜的夢鄉,看著軟軟糯糯的孩子,王磊因為丈夫提出失婚而產生的難過情緒,也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緩解。

新生兒

「只是有一個不愛自己的人離開了,有什麼可難過?」王磊這麼安慰自己,但是相愛之時的一幀一幕卻止不住地從王磊的腦海之中閃過。

這段愛情本來不是這個樣子的。

1982年,王磊出生在安徽省黃山市的一個普通又不普通的家庭。

因為和很多同齡的小伙伴相比,王磊的家境還算不錯。

她的母親是一名村醫,村子里的人有個頭痛發熱的病癥都會找母親看一看。

王磊母親

王磊小的時候就很懂事,在母親工作的時候,她從來不會去打擾,只是安安靜靜地坐在一邊。

在小王磊的心中, 母親好似一個神通廣大的「神仙」。

客人來找母親的時候,有人是滿面焦急,有人是痛苦不堪,但是在母親為其診斷治療之后,焦急的客人神色舒展,痛苦客人的額頭也不再冒出細密的汗珠。

王磊覺得很神奇,于是她也想做一個像母親一樣的人,就這樣,行醫的夢想扎根在了王磊的心中。

村醫

為了實現自己 救死扶傷的夢想,王磊在學習的時候格外認真,除去學習之外,她好似沒有任何感興趣的事情。

2001年的時候,王磊順利拿到了 中南大學湘雅醫學院的錄取通知書,離她成醫的夢想又進了一步。

湘雅醫學院

不過,這并不是王磊努力的終點。

2005年本科大學畢業的時候,王磊從一眾同學中脫穎而出,拿到了學校保研的資格,主修神經內科。

而這也成了王磊和丈夫相遇的起點。

相同的職業理想讓二人順理成章地走到了一起,兩人在熱愛的學業之上俯身耕耘,并在 2011年雙雙拿到了湘雅醫學院臨床醫學專業的博士學位。

王磊

2011年,畢業之后的王磊來到 南大二附院實習,優秀的她憑借實習期的優秀表現,順利留任,穿上了白大褂,成為了神經內科的一名醫生。

人體內有12對腦神經和31對脊神經,它們的正常運行維持著人體的正常生活,身為一名神經內科的醫生,那也就意味著王磊的工作 容不得任何的差錯,方方面面都必須做到謹小慎微。

因為對工作懷有極大的熱情和崇尚,所以雖然畢業不久,但王磊在工作之中還是游刃有余,深得領導和同事的喜愛。

王磊

事業順風順水,王磊和男友的婚姻也是水到渠成,在入職半年之后,順利走進了婚姻殿堂從,成為了受法律保護的合法夫妻,還在新婚三個月之后的2012年9月懷上了愛情的結晶。

那麼,這段幸福的婚姻是從什麼時候產生裂縫的呢?

10%的幸運兒

答案是 2012年的12月13日。

12月13日,王磊已經有了三個月的身孕,下午五點多的時候她下班回到了家。

但是王磊卻覺察自己的身體有些異樣。

「老公, 我頭暈得厲害,還有點想嘔吐」,丈夫以為妻子是懷孕期的正常反應,并未將這當回事,只是把王磊扶到了屋里休息。

可意外卻在突然之間發生了。

王磊忽然大口嘔吐了起來,丈夫這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拔打了120急救電話。

搶救室

「家屬做好心理準備, 病人的情況是嚴重的腦干出血」。

看著確診單上的診斷結果,王磊的丈夫一時之間也是難以接受,他是醫生,他知道腦干出血 手術只有10%的存活率,即便手術成功,那也徹底告別了正常人的生活,落得全身癱瘓。

王磊的丈夫慌了,一部分是因為憂心自己的妻兒,一部分則是擔憂未來的生活。

在愛情和生活面前,他不知該如何抉擇,但是身為三口之家的男子漢,擺在他面前的還有一個亟待抉擇的問題: 保大還是保小。

孕婦

王磊成為了10%的幸運兒,被活著推下了手術台,但是治療卻并沒有結束,風險也是同樣的有增不減。

因為后續需要服用大量的藥劑,可能會對胎兒的身體造成損害,大機率會生下一個畸形的孩子,為了王磊的身體考慮, 醫生建議打掉孩子,反正夫妻二人還年輕,以后還會有孩子。

這是王磊丈夫應該扛起的責任,但是他卻一言不發,只是呆坐在椅子上,看著王磊父母的各執己見。

王磊父母

「閨女的命要緊,我支持把孩子打掉」

「孩子是閨女的命啊,孩子要是被打掉了, 你要讓閨女怎麼活?你這不是把她往死了逼嗎?不管生下的孩子是好是壞,都要生」。

王磊的父親被母親說服,與此同時他的丈夫也 在心里做下了失婚的決定。

2014年的時候,王磊剖腹產生下了一個健全的男嬰,丈夫也「適時」地提出了失婚,從這個坎坷的家庭之中全身而退。

王磊不怪他,有些人只能同甘不能共苦,王磊已經很累了,她沒有精力浪費在拋棄妻子的丈夫身上,她的當務之急,是盡快振作,恢復獨立。

王磊

孩子需要養活,父母也年過半百,并且因為自己的事情,父母頭上生出了太多白發,王磊看著也是著實的于心不忍。

為此,出院之后的王磊開始拼命地做康復訓練。

肌肉萎縮、十指僵化、無法站立,甚至就連坐都難以支撐……

并且,無論康復訓練出了多少汗,王磊都不能吹風。

因為她得的病是腦干出血, 見不得一點風。

這些都是擺在王磊身上的難題,但是王磊卻在心中一遍遍地告訴自己「訓練就是打怪升級,慢慢來,總能做到的」。

王磊和父親

2011年畢業至2013年患病,兩年的時間王磊的 人生宛如坐上了急轉直下的過山車,但是她卻沒有一句抱怨,而是充滿了感恩。

王磊感恩她平安生下了一個健全的兒子,她感恩身邊還有父母的陪伴,她感恩國家對她的栽培,但對于國家的這份「接濟」,王磊卻是覺得受之有愧。

泥潭之中的「普度眾生」

因為王磊是2010年12月的 求是研究生獎學金獲得者。

王磊獲得獎學金證書

從本科到保研再到以博士生的身份順利畢業,王磊覺得自己的成功離不開國家的栽培。

她本寄希望于在職位之上的救死扶傷報答國家栽培的恩情,但是一場疾病卻讓她落下了殘障,暫且不說報答國家的恩情,就連短時間之內的自食其力都很難實現。

「我必須振作起來」!

在這種強烈愿望的支撐之下,王磊在父親的幫助下拼命地做康復訓練,母親也會堅持每天給女兒做全身按摩,避免肌肉進一步的萎縮。

王磊和父親

夫妻二人盡心盡力地為女兒操持著一切,鼓勵其振作,撫養小思源長大,他們累彎了腰,他們也愁白了頭。

王磊的母親甚至還患上了抑郁癥,整夜整夜地睡不著。

但幸運的是,一切努力都取得了好的進展。

王磊和母親

王磊的右手食指恢復了知覺,也不再借助父親進行康復訓練,并且最重要的是,王磊實現了坐立自由,可以借助輪椅自己行走。

壓在王磊父母身上的擔子輕了一些,王磊也開始繼續自己救死扶傷的事業。

不過和按部就班工作不同的是, 王磊的工作戰場轉移到了網上論壇

身為一個醫學博士生,身體的疾病束縛住了王磊便捷的雙腿,但卻并沒有局限住一位醫者仁心之人救死扶傷的心靈。

王磊

王磊想為這個社會做些什麼,來償還國家對自己的多年栽培,來實現自己的人生價值。

于是王磊用兩年的時間自學了電腦編程,在2016年的3月,建成了自己的小事業——花甲論壇。

花甲之年古來稀,小病不斷是讓人避之不及,但是很多人卻并不具有專業的醫療知識,甚至去醫院掛號也不知該掛哪個科。

王磊

而這些卻是王磊擅長的事情,于是她成立了花甲論壇,想要為有需要的人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

詢問的客人很多,但是王磊只有一根食指能夠打字,視力也是相當的微弱,看電腦的時間長打字就會模糊。

于是, 母親就成了王磊的手。

王磊會告訴母親應該按哪一個鍵盤,在母女二人的默契配合之下,有更多的人得到了專業的回復,該就醫的就醫,該放寬心的放寬心。

王磊和母親

對于女兒這項本可不必的事業,王磊母親非常的支持。

因為她也是一名醫生, 她雖沒有懸壺濟世,但是她卻有著赤忱的醫者仁心。

王磊的父親會每天接送思源上下學,母親和王磊就會在家積極地為論壇上的會員答疑解惑。

王磊

生活雖然清貧,但也算是其樂融融。

值得一提的是,王磊所做的一切都是免費的,她需要錢,但她卻依舊這樣做,因為她覺得這只是順手的事情。

從2016年論壇成立到2022年王磊已經無償工作了六年的時間,在這六年里,她不僅需要做康復訓練,還要回復論壇上的求助, 時常超過了10000小時,生活很忙,但王磊卻很開心。

2021年,王磊被評為 2021年度江西暖心人物,她自己都身處泥潭之中,但卻依舊懷揣普度眾生之愿。

2021江西暖心人物王磊

這份大愛,讓人感動,也讓人心疼。

在王磊的事跡被曝光之后,她原先所在的單位南昌大學二附院為她發起了募捐,還從醫療保障基金中 拿出100000元,送給王磊。

也有醫生加入了花甲論壇,和王磊一起,竭盡力所能及去幫助需要幫助的人,為這個社會上的溫暖添上了屬于自己的那把柴。

王磊很開心,所經歷的一切都讓她開心。

2022年,小思源也已經是一個九歲的學生,王磊的父母將他照顧得極好,不僅重視對其文化課的培養,還發展了孩子豐富的興趣愛好。

王磊和思源

思源說喜歡小提琴,王磊的父親就為孩子報名了小提琴的課程,思源說想學武術,父親便又為他報名了培訓班。

正常家孩子有的東西,王磊和父母也總會力所能及的提供給思源。

在王磊的身上,我們看到了 「世界以痛吻我,我卻報之以歌」的生活態度,也看到了女子本弱,為母則剛的勇氣。

王磊和思源

沒有人會一直順利,如果困難發生在自己的身上,不要自怨自艾,要坦然的接受,以積極地心態化被動為主動,扭轉不利的局勢。

沒有努力到不了的遠方,也沒有拼搏改變不了的狀況。

希望王磊的身體能在最大的程度上恢復,希望小思源可以在愛里茁壯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