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子十個月大時兒媳婦離家,「4年後發現孫子不對勁」婆婆恍然大悟:我拼了老命,孫子才有可能有一線生機

「縫一個棒球能掙兩塊錢,我一天費點力氣能縫6、7個,就能掙個十幾塊錢。這些錢雖然換不來孫子的一瓶藥錢,可哪怕讓重症的孫子吃上一頓飽飯也值了。哎,孫子幾個月他媽就不要他了,後來他患病,就連他爸也拋下他不管了,如今我是孫子唯一的希望,只有我拼了老命,孫子才有可能有一線生機。」

58歲的李金如一邊忙著縫製手裡的棒球,一邊滿目愁容地說道。圖為李金如在教孫子畫畫。

張俊宇是李金如的孫子,2013年11月,孫子的出生讓她對未來無限的期盼。她卻怎麼也沒想到,家裡的厄運也隨之到來。李金如一家只是雲南省曲靖市的一戶普通農村人家,家裡一直不富裕。兒子和兒媳成婚,家裡欠下不少外債。為此,李金如和老伴選擇到上海打工還外債。圖為小宇。

李金如本想著,自己苦點累點沒什麼,只要兒子日子過得幸福就好。可兒媳卻不滿意這樣的生活,在小宇10個月大的時候,就扔下小宇離開了家,從此再不主動聯繫。擔心在外打工的兒子照顧不好孫子,無奈之下,李金如便帶著尚在繈褓中的孫子前往上海,一邊打工一邊照顧孫子。圖為李金如在照顧孫子。

這樣的日子持續到了小宇4歲,李金如漸漸發現,小宇卻始終說話含糊不清,智力、體重都差同齡人一大截。李金如在旁人的提醒下,帶著孫子到上海兒童醫院做了檢查,小宇不幸被確診為先天性心臟肥大等病症。直到此時,李金如才明白,當初兒媳婦因何離家。

「孩子需要儘快手術治療,否則會有生命危險,費用可能需要幾十萬。」聽了醫生的話,李金如瞬間墜入深淵,她重重地跌坐在地上。「我該怎麼辦,家裡就是全賣光也沒這麼多錢啊,孩子,奶奶該怎麼救你……」李金如抱著孫子在醫院裡無助地哭泣。圖為李金如在為孫子的病情擔心。

無奈之下,李金如只能先抱著孫子回家。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李金如漸漸發現孫子智力相對低下。2018年,李金如再次帶著孫子到昆明的醫院做了檢查,小宇又被確診為發育遲緩、多動症。「老天爺啊,你真的是不給我們家留一點活路啊。」隨後,李金如將孫子的病告訴了在外打工的兒子,本以為兒子會關心自己的孩子,可他怎麼也沒想到,苦難不止于此。

「本來這個家就窮,現在有了這個累贅以後的日子還怎麼過?」在得知兒子患病後,小宇的爸爸非但沒有關心,反而態度冷淡,剛開始還打幾千塊錢回家,後來乾脆直接聯繫不上了。「都是孩子的親生父母,怎麼就這麼狠心啊,他們不要你,奶奶要,奶奶就是砸鍋賣鐵也要救你!」家裡接二連三的變故讓李金如崩潰,但她下定決心,一人帶著孫子求醫。圖為李金如在教孫子識別數位。

李金如四處打聽哪裡能治孫子的病,但每次得到的消息都是小宇的心臟病需要手術治療,李金如越發絕望。好在,天無絕人之路,雖然孫子的心臟病手術暫時做不了,但對于發育遲緩可以進行康復治療來促進發育。圖為小宇在蹦床上玩耍。

2018年11月,李金如帶著孫子在曲靖的一家康復中心開始治療。然而,僅兩個月的時間,小宇就花費了幾萬元。家裡再也拿不出一分錢,李金如只能先帶著孫子到上海,邊打工邊籌錢。

可是,孫子的病情遠比李金如想象中的還要嚴重,停止治療後,小宇原有的好轉又急速退回原來的樣子。看著孫子每天什麼也不懂的樣子,李金如和老伴更加努力幹活。一個幫人除草,一個在飯店刷盤子,早出晚歸,省吃儉用。老兩口用半年的時間攢下了2萬塊錢,李金如像是捧著希望一般再次帶著孫子來到曲靖做康復治療,然而老天似乎在和這個孩子作對。圖為小宇在接受康復治療。

回到曲靖當天的夜裡,小宇便燒到40度,被緊急送到了重症監護室。在重症監護室大門重重關上的那一刻,茫然、無助、焦急一齊湧上李金如的心,不知所措的她聯繫了兒媳,但她低估了兒媳的冷漠決心,自始至終兒媳都是拒絕的話語,兒子更是聯繫不上。圖為小宇在做治療。

好在小宇經過一個星期的治療脫離了危險,但這次意外也提醒著李金如,孫子的心臟病手術要儘快了。但眼下李金如只能帶著孫子先做著康復治療。為了方便照顧孫子,李金如租了一間狹小的出租屋,祖孫倆每天早出晚歸去醫院做治療。

針灸、按摩、PT、OT……每天所有的專案治療結束已經到了下午6點。回到出租房,李金如還要照顧孫子吃飯、洗漱,還會自己教孫子認識一些字和圖畫。「小豬、小馬……」每晚,出租屋裡都會傳來祖孫二人這樣的話音。因為小宇患有多動症,有時只能安靜幾分鐘便沒了耐心,但李金如從不捨得對孫子有一句責怪,耐心地重複一個詞、一句話上百遍,甚至上千遍。圖為醫院裡的祖孫倆。

這樣照顧孫子一整天,到了晚上十點以後將小宇哄睡著,李金如才能稍稍歇一會兒。但為了掙點錢,李金如又找了一份縫棒球的工作,深夜忙完孩子後,她才開始縫棒球。

昏暗的燈光下,李金如坐在縫棒球的架子前,不停地忙碌著。一個棒球需要縫製上百針,因為棒球的特殊材質,每縫一針李金如都要用手用力勒緊,一個棒球縫下來,李金如的手早就變得紅腫

。剛開始,為了減少疼痛她還會戴著手套,但手套根本抵不住線繩的勒緊,縫不了幾個就要廢一副手套。想著一天抽出全部時間也只能縫製六七個,賺幾十塊錢,李金如後來就連手套也捨不得買,帶著千瘡百孔的手套忍痛縫棒球。圖為李金如在縫製棒球。

但李金如年齡大了,眼睛到了晚上越來越看不清,可除了這樣她卻再沒辦法。「十幾塊錢對于孫子的手術費來說是九牛一毛,也換不來一次專案治療,但哪怕是給孫子多買一便當我也不能放棄。」她含淚說道。圖為李金如帶孫子做康復訓練。

經過幾年的治療,小宇有了很大的好轉,能夠聽懂一些話了。但小宇仍舊不能自理,甚至上廁所都需要人照顧。並且因為心臟原因,經常會生病住院。如今,康復治療的費用已經讓家裡債臺高築,後續孫子的治療李金如再也沒了一點辦法。「我年紀大了,真怕哪天自己不在了,孫子卻始終癡傻,那樣我就算是死也不能瞑目啊。」李金如看著眼前的孫子,老淚縱橫。圖為祖孫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