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5歲少年為「救同學永遠離開」,被救者大罵「活該」,媽媽痛不欲生,最終判決:大快人心

2010年7月,雙手抱著「見義勇為行為確認證明書」的安豐龍母親杜秀梅,在ㄈㄚ院門口哭吼叫著 :「還我孩子啊!!你們的良心被狗吃了嗎?豐兒是為了救你們小碩才ㄙ一的呀,他才15歲就ㄙ一在了河里,完整的人都找不到了!」

圖片源于網絡

而在女子對面的是一家三口,其中名叫小碩的孩子一臉冷漠地說到 :「哭的真難看,安豐龍根本就不是救我,他是自己淹ㄙ一了,他ㄙ一了也是活該!」

小碩的話語瞬間在ㄈㄚ院門口掀起了軒然大波,周邊的群眾和ㄙ一者安豐龍的家人都沖上臺階,和小碩一家人發生了沖突,而安豐龍母親 杜秀梅更是直接暈倒在地。

圖片源于網絡

那麼,到底安豐龍和小碩之前發生了什麼事情呢?故事到底是安豐龍救人導致溺永遠離開還是安豐龍自身原因呢?

噩耗來臨,白發人送黑發人

杜秀梅是一個本本分分的女人,95年生下兒子 安豐龍后就去當地工廠打工補貼家用。

兒子安豐龍也懂事,當同工廠的同事孩子提到兒女叛逆、沉迷電子游戲的問題時,杜秀梅聽到都覺得觸目驚心,幸好安豐龍從小到大都沒有讓杜秀梅操過心, 年滿15歲的安豐龍就憑借著自己的勤奮考上了重點高中,在班上的成績也是名列前茅。

圖片源于網絡

2010年6月7日,杜秀梅如往常一樣在工廠上著班,那天的工作量壓得人喘不過氣,整個車間鴉雀無聲。

「秀梅,你兒子打電話打到車間了,說有事情找你。」車間組長走進車間說到。

圖片源于網絡

「我馬上就去接,謝謝了組長。」秀梅用手肘碰了碰沾滿汗水的額頭,趕忙脫下手套走出車間。

「媽媽,我到家了,中午你回家吃飯嗎?我好買點菜回去做飯。」安豐龍稚嫩的聲音從話筒傳出,語氣中帶著放學的開心。

圖片源于網絡

「怎麼就放學了?今天你們學校不上課嗎?」杜秀梅嚴厲地詢問安豐龍。

「今天那些高中的大學聯考,學校不是通知了嗎?你忘了呀。」

「哦哦,那行。我不回去,今天廠里忙,我就在附近隨便吃點,你回家自己弄點吃吧,不用管我。」本以為是什麼大事的秀梅松了口氣, 聽到兒子放學了還能想到給自己做飯,做母親的心里像吃了蜜一樣,拍了拍酸脹的胳膊,秀梅掛了電話又進到了車間。

圖片源于網絡

出于關心,隔壁的同事看到杜秀梅回到崗位,就問了問孩子出什麼事情了,秀梅笑著說到自己兒子要給她做午飯,同事聽了直夸安豐龍這個孩子孝順。

午飯時間,工廠的機器也終于可以停下來歇歇了,2010年的夏天烈日炎炎,杜秀梅用手遮著額頭,快步跑到工廠外買了個饅頭,又急匆匆的跑回車間餐廳,用饅頭就著餐廳的免費湯算是頓午飯了。

圖片源于網絡

「叮,叮,叮」杜秀梅的手機響了起來,本以為是兒子打過來的,結果看了看號碼,居然是學校老師的電話, 杜秀梅心里突然有了不好的預感。

「是安豐龍的家長嗎?我是安豐龍同學的班主任。」

「我是,我是安豐龍的媽媽。」杜秀梅放下了手中的饅頭,慢慢站起了身。

圖片源于網絡

「是這樣的安豐龍媽媽,安豐龍發生了點小事情,可能現在需要您到嘎呀河邊來一下。」

「老師,您說實話,是不是豐兒出事了?」杜秀梅突然感到腿軟,扶了扶飯桌。旁邊原本有說有笑的同事也發現了不對勁,看向了杜秀梅。

「嗯,安豐龍媽媽您先別急,我們現在已經報了ㄐ一ㄥ,現在很多人都在進行搜救,您一定要先過來。」

圖片源于網絡

安豐龍的班主任沒有等到杜秀梅的回應,此刻的杜秀梅腦袋一片茫然,直接癱坐在了餐桌旁,眼睛直直地發愣,旁邊的工友都來查看,都以為是杜秀梅低血糖暈倒了。

「快!扶我起來,幫我找個車,我要到嘎呀河,我兒子出事了,求求你們了。」杜秀梅突然回過了神,趕緊讓人找車送她到嘎呀河,說不定她到了的時候,兒子也平安無事地站在河邊等她。

圖片源于網絡

但往往事與愿違,到了河邊的杜秀梅看到的是還在積極打撈安豐龍ㄕ一*體的救援隊,以及站在安豐龍班主任旁邊的五個男孩子,那五個男孩子一看就知道是被嚇蒙了,站在班主任旁邊瑟瑟發抖,不一會兒就陸陸續續的有孩子家長到達,對著孩子就是一頓拳打腳踢,口中罵著孩子,但各個家長眼中都能看到一絲懼意, 孩子如果ㄙ一了,當父親當母親的怎麼辦呀。

這個時候河邊悲痛的只有杜秀梅一人,起碼那些家長還能罵一下孩子,打一下孩子,而自己呢?只能看著河發呆, 只能希望兒子安豐龍活下來,只要活下來,一切都可以挽回。

圖片源于網絡

「我們沒打撈到ㄕ一體,請家屬節哀。」救援隊長詢問了每一個參與打撈的人,得到統一結果后的他無奈地對杜秀梅宣布了結果。杜秀梅麻木的點了點頭,天色也慢慢的陰沉了下來,人群陸續離開。

「阿姨,安豐龍是為了救人才ㄙ一的,他是個英雄。」突然一個男生走到了杜秀梅旁邊說到。

圖片源于網絡

當杜秀梅眼睛望向男孩時,班主任也走到了跟前,詢問起了這場事故的來龍去脈。

英勇救人,沉入河底

事情還要從安豐龍給母親杜秀梅的第一個電話說起。因為2010年6月7日正是大學聯考的第一天,得知不用上學的安豐龍本意是回家路上給媽媽買菜做飯,但是給母親打電話知道杜秀梅中午不回家后, 安豐龍就隨便吃了點東西去找到班上的幾個同學出去玩。

圖片源于網絡

那天的太陽特別曬,包括安豐龍在內的六個男生百無聊賴地走在圖們市街頭,學校因為要給大學聯考的學生使用,他們也沒辦ㄈㄚ進到學校里。

「要不我們去游泳吧?怎麼樣?」一個男生說道。

「可以,我們去嘎呀河,那邊可以游泳。」

「還是找個游泳池吧,干凈些,而且也安全些。」

圖片源于網絡

「呀,去什麼游泳池,我們六個人,要好多錢的。去嘎呀河吧,如果水不干凈我們就不游了,踩踩水也行。」

一群孩子嘰嘰喳喳的說完,討論下來也有了目的地,恰好家都在附近,穿上拖鞋帶上游泳褲,孩子們歡天喜地的踏上了去 嘎呀河的路上。

到了河邊的六個人看了看水質,覺得適合下水,懂水性的幾個人撲通撲通的就跳了進去,而在這六個孩子里面,有個叫 小碩的男生不會游泳,他選擇了坐在河邊踩踩水。

圖片源于網絡

再看看下水的那幾個人,特別是安豐龍,就像水里的泥鰍一樣,自由自在地用著各種各樣的姿勢,歡聲笑語充滿了夏日的河畔,但殊不知災難正在悄悄醞釀, ㄙ一神的鐮刀指向了這六個還在讀國中的孩子。

「走啦,不游了,去玩點其他的。」小碩在岸邊待無聊了,忍不住對河里的小伙伴們說到。

「走吧,上岸吧,我也餓了,去買冰淇淋吃吧。」

圖片源于網絡

聽到有人想走了,這些孩子也無奈跟著上了岸,換上了干爽的褲子后,拿起隨身物品就打算走去商店了。

突然!一個叫聲讓孩子們都停下了腳步,原來是小碩發出的聲音,他手指著河里漂著的拖鞋,眼睛順著手指看去,但是小碩沒有留意到他的腳下已經非常接近河邊的青苔了,一個趔趄, 不通水性的小碩栽倒進了河里,大口大口的河水往嘴里灌著,小碩的雙手不斷拍水面。

圖片源于網絡

眼看整個人被河水往下沖走的同時還越來越靠近河心,六人中最通水性的安豐龍和另外一個叫小佳的男生毫不猶豫地跑到岸邊,一個噗通再次入水,拼命的向小碩的方向游去。

抓住了!安豐龍和小佳抓住了小碩,但此刻的小碩已經陷入了昏迷,這個不懂水性的孩子折磨得意識全無。 小佳和安豐龍合力將小碩托舉起來,慢慢向河岸游去。

眼看河岸越來越近,此刻的小碩也恢復了些意識,嘴唇慘白,臉上同樣連一點血色都沒有,為了一個掉落河里的拖鞋,經歷了生ㄙ一關卡。小碩看了看正在拉著他的人,是小佳救了他,在危急關頭是小佳毫不猶豫地救起了他。

圖片源于網絡

此刻的安豐龍呢?小碩和小佳都沒有發現,唯有在岸上的人們看到了安豐龍的最后一面,安豐龍在和小佳把小碩拉到岸邊的過程中, 因為身體脫力,松開了手,緩緩沉入了河底。在岸上的孩子焦急地提醒著小佳,但是此刻的小佳完全沒有心思去聽岸上的人說話,因為小佳也快體力耗盡了。

小佳和小碩被同學拉上了岸,二人面朝藍天平躺著,小碩的口中還在不斷涌出河水,時不時發出嘔吐的聲音。剩下的男生在河邊手足無措,有的沿著岸邊跑上跑下,嘴里不停呼喊著安豐龍的名字,有的反應過來需要報ㄐ一ㄥ,就立刻去到馬路邊找到大人,通過大人的手機報ㄐ一ㄥ。

圖片源于網絡

岸上的忙碌和喊叫, 安豐龍再也看不到聽不到了,他沉入了河底,再也回不到學校,再也回不到家了。

尋回ㄕ一骨,淚灑嘎呀河

聽完安豐龍同學對于事發的起因和經過的描述已是2010年6月7日傍晚了,安豐龍的ㄕ一骨依舊尋找無果,杜秀梅的心中已經絕望了,當天的救援沒有打撈上孩子,那孩子極有可能被沖到了下游。被家人攙扶回到家的杜秀梅拜托家人找尋打撈隊, 她就算傾家蕩產也要撈起孩子安豐龍的ㄕ一骨。

圖片源于網絡

親友們漸漸散去,房子里只剩杜秀梅一人了,看著孩子安豐龍的課本和書包,杜秀梅的淚水再次噴涌而出,撫摸著孩子的書包,此刻的杜秀梅多麼希望自己的兒子活過來擦去她的淚水。

淚水干了又哭,哭了又干, 那一晚的杜秀梅傷心欲絕,最后還是因為體力不支而昏睡了過去。當晚的杜秀梅就躺在安豐龍的床上,她覺得只有這樣才能讓她在夢里與兒子相見。

杜秀梅

第二天,安豐龍的親屬找到的救援隊開始了打撈,他們一度將范圍擴大到了半徑2公里。順著下游打撈但是依舊沒有結果,這樣的打撈一直沒有停止,直到事發后六天,也就是6月13日, 在距離安豐龍遇難的下游4公里處的一個河中小島發現了一具ㄕ一體,經過專業的ㄈㄚ醫和杜秀梅的確認,此人就是圖們市六中的安豐龍。

根據ㄐ一ㄥ方的結案,安豐龍的遇難在刑偵方面畫下了句號,但是安豐龍的ㄙ一卻一直影響著杜秀梅,自從在河邊辨認ㄕ一體過后, 杜秀梅患上了對嘎呀河的恐懼,她再也不想走近那條河,心中一想到那條吞噬了自己孩子生命的河,她就肝腸寸斷。

圖片源于網絡

安豐龍的去世也慢慢在圖門市傳開了,作為慷慨救人的小英雄,圖門市政府給安豐龍頒發了 「見義勇為行為確認證書」,認定了安豐龍的英雄行為。作為安豐龍的家屬,杜秀梅也收到了政府給予的 50萬撫恤金。

在ㄕ一體打撈起不久,杜秀梅的親屬也為孩子舉辦了葬禮,在葬禮上的杜秀梅雙眼無神,接待都是讓親屬幫忙。但葬禮上一件事情的發生直接讓杜秀梅再次嚎啕大哭,大呼委屈。

人心涼薄,對峙公堂

在葬禮上,和安豐龍一起去嘎呀河游泳的五個同學家長都通過學校各送了 5000元撫恤金,但是作為被安豐龍用命救回的小碩一家卻在后續毫無表示,直接選擇了不出面,似乎安豐龍的ㄙ一和他們并無關系一樣。

圖片源于網絡

那麼此刻的小碩一家是怎麼想的呢?和其他四位家長一樣給了5000元后,他們就選擇性遺忘了這件事情,其他同行的同學都能作證是安豐龍下河救了小碩,但此刻的小碩在父母面前一口咬定安豐龍沒有救他, 安豐龍是自己淹*ㄙ一的,小碩的命是活著的小佳救的。

作為小碩的父母聽到了自己孩子的講述,也就認為安豐龍是自己淹*ㄙ一的,這樣他們一家就不用有心理負擔和對安豐龍的賠償問題 。5千元的費用也就是作為同學的一個慰問,不算是賠償,此事真的能隨著安豐龍的下葬而結束嗎?

圖片源于網絡

杜秀梅在收到學校轉交的20000元后,一直在安豐龍的靈堂等待著小碩一家人的到來,但是直到安豐龍下葬立碑,小碩一家人都沒有到來,這讓作為安豐龍母親的杜秀梅無ㄈㄚ承受,自己孩子用命換回的人,居然絲毫沒有表示, 人心怎能如此涼薄?

杜秀梅一怒之下, 將小碩一家和開采河道的砂石廠以及河道開發審批部門告上了ㄈㄚ庭,在杜秀梅提交的起訴書上,羅列了上訴三方的責任。

圖片源于網絡

作為安豐龍舍命拯救的同學小碩, 其家人存在污蔑安豐龍名譽,并且在事發后一直沒有吊唁安豐龍,存在推卸責任的問題。

而作為河道開采的砂石廠和審批部門,在審批部門沒有批下開采資格文書的情況下,砂石廠違規開采嘎呀河,并且在開采后無任何回填操作,導致嘎呀河河水深度增加形成暗流漩渦,最重要的一點是 未在河道旁樹立ㄐ一ㄥ示標志,導致孩子安豐龍溺*亡。

圖片源于網絡

ㄈㄚ院受理了安豐龍母親杜秀梅的訴訟, 小碩一家收到了ㄈㄚ院的傳票,但是可笑的一幕發生了。

得知自己被杜秀梅告上ㄈㄚ院后,小碩一家終于出面見到了杜秀梅。

「安豐龍媽媽,我們希望你撤回起訴,安豐龍這個孩子是個好孩子,但是安豐龍是自己淹*ㄙ一的,這個真怪不到我們小碩頭上。」小碩父母對著杜秀梅說道。

小碩一家

「他們一起去的同學都能作證,我們豐兒就是為了救小碩才ㄙ一的,你們怎麼不摸著自己的良心說話呀?」聽到小碩父母這樣說話,杜秀梅幾乎是用吼的問道。

看見杜秀梅的脾氣上來后,小碩一家突然就站起了身,從包里拿出了一萬三千元錢,口中說著 :「這個是我們出于人道主義的賠償,我們小碩的命是小佳救回來的,和安豐龍沒有關系,我們希望你撤訴,這一萬三千元錢不是賠償,我們也不需要對安豐龍進行賠償。」

杜秀梅

「滾!」陪杜秀梅的親屬們直接上前要打小碩一家,小碩一家拿起放在桌上的一萬 三千元,轉身狼狽的走了。

小英雄蒙冤得雪

2010年7月的一天,圖門市ㄈㄚ院開庭,也就出現了文章開頭的那一幕,作為母親的杜秀梅,抱著兒子安豐龍的遺照和圖門市頒發的見義勇為證書在ㄈㄚ院門口痛哭,而小碩在說出安豐龍ㄙ一*亡是活該后,雙方直接在ㄈㄚ院門口爆發了沖突,ㄈㄚㄐ一ㄥ的出現才讓事態緩和。

安豐龍

開庭之后,杜秀梅和小碩一家進入了審判室,當ㄈㄚ官問到 是否愿意私下再次協商時,剛剛在門口爆發了沖突的雙方都拒絕協商,要求當庭對質。

在ㄈㄚ院上的小碩一家依舊是一口咬定安豐龍的ㄙ一和小碩毫無關系,安豐龍并未參與營救小碩,是小碩的其他同學也就是小佳救上了小碩,安豐龍母親杜秀梅的指控是對他們的 栽贓陷害和污蔑

圖片源于網絡

杜秀梅看著對面口口聲聲說自己兒子的ㄙ一是個人行為時,只有不停的留著眼淚,每當小碩家人講到案件細節和安豐龍的ㄙ一亡細節時,杜秀梅的心就像被一刀一刀的割一樣。

自己的孩子英勇救人,而被救的一方居然說自己的孩子是活該,看著對面坐在被告席上的小碩,杜秀梅心中五味陳雜,這就是自己孩子舍命救下的人嗎? 九泉之下的安豐龍知道他救下來的人居然和自己的母親對簿公堂嗎?

輪到證人出場,杜秀梅和小碩一家的發言都是各說各的理, 但是這個證人的出場直接給小碩一家當頭一棒。

杜秀和律師

出場的證人正是小碩一家口口聲聲的真正的救命恩人 小佳,小碩一家看到小佳的出現,瞬間收起了自己的理直氣壯,癱坐在了椅子上。

「我能證明是安豐龍救下了小碩,我們看到小碩因為撿拖鞋掉落河里,就立馬跳下了河去救小碩,安豐龍是我們里面最先游到小碩身邊的,也是他托舉著小碩,我才有機會參與共同營救的。」小佳堅定的說著。

而聽到小佳發言后,小碩父母居然不顧ㄈㄚ庭紀律,大聲詢問 :「你要說真話呀,不要被那些大人騙了呀!」

圖片源于網絡

「我說的就是真話,真的是安豐龍救的小碩,當時我們游向岸邊,本來托舉著小碩的安豐龍體力不支才沉到河里的。」

事實真相已經天下大白,小碩一家再也沒有理由和借口去狡辯了,后續關于杜秀梅狀告沙石廠和水利審批部門的官司也一一勝訴,圖們市ㄈㄚ院判決三方都需要為安豐龍的ㄙ一 亡承擔責任, 判處水利局、沙場給與ㄙ一者安豐龍母親杜秀梅賠償112萬元,判處小碩一家賠償5萬元并在公共場合致歉。

圖片源于網絡

杜秀梅勝訴了,孩子安豐龍的名譽保住了,但是白發人送黑發人的痛苦依舊圍繞著這個可憐的母親,當記者采訪杜秀梅的感受時,早已疲憊不堪的杜秀梅對著鏡頭搖了搖頭,便在親友的攙扶下離開了ㄈㄚ院。

走出ㄈㄚ院的小碩一家更是直接灰溜溜的坐上車離開了,他們的丑惡嘴臉已經被周圍人看清了,知恩不報反而誣陷,小碩一家人再也無臉在圖門市生活了。

圖片源于網絡

人 ㄙ一不能復生,但是人的優秀質量是可以長存的,作為在危難中援救同學的安豐龍是青少年見義勇為的學習榜樣,就像一支蠟燭一樣,燃燒了自己照亮了別人,安豐龍這個舍己為人的小英雄值得我們敬佩,值得社會給與的聲聲贊揚。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