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姑開豪車住別墅,與2個和尚結婚,東窗事發時,屋裡還藏著假髮

2015年10月的一天,一家寺廟旁,幾個香港入境處的工作人員埋伏了將近4小時,將三女一男緝拿歸案。

這三女一男,包括該寺的女住持、一名尼姑、一名和尚,以及一名印傭。

令人大跌眼鏡的是,在女主持的屋裡,工作人員發現了各種名牌衣服、鞋子、化妝品,還有一頂假髮。

佛門淨地,為什麼會有這些東西?他們究竟犯了什麼案?

原來,女住持被舉報挪用寺廟香火錢,還與兩名和尚結婚。

而舉報人,正是被稱為「香港最命硬女人」的翁靜晶。

翁靜晶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一切,還要從女住持釋智定說起。

01

釋智定原名史愛民,1967年出生于吉林農村,仗著自己有幾分姿色,史愛民很早就夢想著有一天能夠飛上枝頭變鳳凰。

1990年,23歲的史愛民認識了香港的已婚貨車司機岑偉榮。岑偉榮火速離婚,娶了史愛民。

1993年,史愛民獲批來到香港,改名龍恩怡。

在滿7年拿到合法身份後,史愛民便一腳踢開了丈夫,又改名龍恩來。

出家前的龍恩來

本以為可以大展拳腳,但她一沒學歷二沒本事,賺錢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容易。

閑來無事,龍恩來便到家附近的寶蓮寺拜佛,漸漸地,她萌生了做尼姑的想法。

你以為她是看破紅塵了嗎?其實壓根不是。

是因為她發現了此中的玄機。

1999年,龍恩來正式削髮為尼,獲寶蓮寺賜法號「釋智定」,師父是寶蓮寺住持初慧大和尚。

靠著照顧師父籠絡人心,迅速上位,2002年,她成為寶蓮寺分管的定慧寺的主持和監院。

掌握大權後,龍恩來立刻誣告寺內的老尼姑偷用善款,將其趕走。

她重整定慧寺的董事局成員,將原有的老人逐一更換,徹底「一手遮天」。

定慧寺每年都能收到來自社會各界的香火錢,少則幾十萬,多則上百萬。

這些錢足夠寺廟人員的日常開支,和寺廟的修繕等,但釋智定並不滿足。

作為住持,她經常對外宣稱定慧寺如何不容易,寺廟殘破,年久失修,連電費都交不起。

她越是哭窮,收到的善款就越多。而這些錢,自然就進到了釋智定自己的腰包。

但是接下來,釋智定遇到了一個「狠人」,不僅讓其東窗事發,還將她的驚天醜聞公之于眾。

這個「狠人」,就是翁靜晶。

02

翁靜晶是個奇女子,在香江是赫赫有名。

16歲進入娛樂圈,和張國榮合作過電影《楊過與小龍女》,飾演小龍女。

翁靜晶

她兩次嫁人,都是響噹噹的人物,一嫁邵氏名導劉家良,二嫁何東爵士曾孫何猷彪。

後來,翁靜晶考入香港大學法律系,之後開了律所,成為一名律師。

翁靜晶是個學霸,一路讀到了中國政法大學的博士。

翁靜晶

同時她還結合律師從業經驗,以香港著名罪案為題材,主持電臺節目《危險人物》。

2004年,翁靜晶又推出系列叢書《危險人物》,還請來正在監獄服刑的香港「賊王」葉繼歡作序。

翁靜晶的實力和地位,可見一斑。

翁靜晶

翁靜晶信佛,便認識了釋智定,面對這樣一個成功人士,釋智定沿用了她一貫的伎倆,哭窮。

翁靜晶也頗有俠女風范,一片赤誠地要幫忙。于是她弄了一個網站,利用自己的號召力,為定慧寺籌集善款。

有翁靜晶的背書,好心的佛教徒無條件相信,紛紛慷慨解囊。

之後,香火錢像紙片般源源不斷地向釋智定飛去,翁靜晶也成為了定慧寺的董事。

釋智定與翁靜晶

翁靜晶哪有那麼好糊弄,既然主持籌集善款,賬本自然都要親自過目,了解每一筆款項的支出。

結果她一看賬本,發現不太對勁。

定慧寺的開銷是連年成倍地上漲,光是「雜費」一項,從2009年的9萬元暴漲至2015年的129萬元;

過去6年間,「維修費」一共花了270萬元。按理說,花了那麼多錢,定慧寺應該修繕得當,但寺院卻還是破破爛爛。

與此同時,翁靜晶也收到了定慧寺的義工、善信們的抱怨和投訴。

翁靜晶覺得這裡必然存在著很大的問題,要追查到底。

于是請了私家偵探,通過抽絲剝繭的調查,發現了定慧寺的驚天秘密。

03

原來,釋智定表面上是看破紅塵、無欲無求的尼姑,實則過著紙醉金迷的生活。

她用的是最新款的蘋果手機,寺院內的辦公電腦也是蘋果的。

她不但沒有每天早晚誦經念佛,還經常帶著徒弟外出逛街、吃飯。

雖然寺院殘破不堪,但她的房間內卻別有洞天。

數不清的大牌衣裙、皮鞋、塑身內衣、化妝品以及珠寶,最離譜的是還有假髮和一個吹風機。

釋智定的房間裡還養了兩條狗,一個月光是狗糧就需花費5000元。

而且,她根本就不住在廟裡,她白天在寺廟,晚上則坐著豪車,回到位于香港豪宅區比華利山的別墅。

這棟別墅是以她的徒弟釋妙慧的名義,斥資3950萬元鉅款購入的。

隨後,翁靜晶順藤摸瓜,發現了更大的醜聞。

釋智定在出家後,竟然還先後和兩個和尚「登記結婚」!

2006年8月17日,38歲的釋智定與23歲的內地商人劉建強註冊結婚。

劉建強早年已在內地出家,借結婚成功來到香港,獲寶蓮寺賜法號為釋智強。

6年後,在釋智強成功取得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證後,兩人就辦理了離婚手續。

2012年,釋智定和內地的男教師高武國登記結婚。

這個高武國也是個出家和尚,結婚後,釋智定還幫他引薦到寶蓮寺擔任高職,改法號為釋智光。

事情敗露後,翁靜晶質問釋智定,你一個尼姑,為什麼先後跟倆和尚結婚!

對此,釋智定解釋說,我是假結婚,目的是引進內地人才。

聽起來十分荒誕,但這背後卻是一門「黑產」。

原來,前些年很多內地的和尚來到香港,後來有關部門就開始限制內地和尚進入,慢慢地就導致香港的僧人越來越少,所以這些年開始有人利用旁門左道引進和尚,美其名曰「為香港引進專才」。

那麼,這對釋智定有什麼好處呢?多引進一個和尚,寺廟就可以得到供養,供養就是金錢。

假結婚、大肆斂財、挪用善款、生活奢靡,全部犯了佛家大戒。

這件事在香港引起了廣泛的討論,還牽扯到了寶蓮寺。

寶蓮寺收留釋智定的兩任「丈夫」,自然脫不了干係。

而且據善信反映,這幾年間,寶蓮寺發展得非常迅速,且越來越商業化。

佛門淨地,卻被一個假尼姑攪弄風雲,弄得烏煙瘴氣,自然引發民眾的不滿。

于是就有了本文開頭的一幕,釋智定、其現任丈夫釋智光、徒弟釋妙慧及一名印傭被依法拘捕。

之後,香港整改了許多違規寺院,也驅逐了一眾圈錢的和尚尼姑。

2017年,釋智定以貪污巨額財產、教唆及協助他人非法逗留罪等多項罪名被起訴,等待她的,將是法律的嚴懲。

如果沒有遇到「剋星」翁靜晶,也許釋智定仍舊過著揮金如土的奢靡生活,但她怪不了翁靜晶,要怪就怪她自己 無止境 的欲望和貪婪。

《金剛經》有雲:「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佛曰:世間一切物質、欲望,都不過是夢幻泡影,過眼雲煙。

釋智定念了那麼多年的佛,全都白念了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