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姑娘苦等初戀55年未結婚,83歲時再續前緣,終嫁初戀,真愛不怕時間

「你不要再給袁迪寶寫信了,你害人!」

1964年,法國姑娘李丹妮,收到一封來自香港的匿名信。

信中提到的袁迪寶,是她26歲時的中國初戀,他們原本相愛,卻被迫分開,通信是他們思念彼此的唯一寄托。

李丹妮和袁迪寶年輕時

突如其來的一封信,讓李丹妮意識到袁迪寶的處境,她不得不克制自己的情感,不再寫信。

而在今后的人生里,李丹妮苦苦將這份愛裹在心里55年,一直未嫁。

直到83歲,她終于回到中國,穿上了美麗的婚紗,嫁給了她的初戀袁迪寶。

她說:「我的心里只有他,他住在我心里,就永遠在我心里!」

這究竟是一份什麼樣的愛情?值得她恪守半個世紀?又究竟是什麼樣的困難,迫使這麼相愛的戀人分開?香港的那份匿名信,為什麼罵李丹妮害人?

愛上自己的學生

李丹妮是中法混血,父親是廣東人,母親是法國里昂人。父母結婚后,母親跟隨著父親來到中國定居。

李丹妮父母

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剛大學畢業的李丹妮,成為了浙江醫學院的一名俄語老師。

李丹妮身材窈窕,濃眉大眼,又精通四國語言,一身才華,又貌美如花。走到哪,都是人群中的焦點。

窈窕淑女惹人愛,私下里喜歡她的男孩子,不在少數,可李丹妮都看不上,直到她遇到了袁迪寶。

袁迪寶是她俄語班的學生,來自廈門鼓浪嶼,比李丹妮小一歲。

他們第一次相遇,是在1953年8月22日的一個上午,李丹妮穿著一件白色的長裙,宛若仙女般走進了教室。

那種與眾不同的混血氣質,很快讓教室鴉雀無聲,每個人都被她的美貌震驚了。

一堂課下來,李丹妮發現大眼睛的袁迪寶,積極發言,俄語也講得很順溜,更主要的是,他一個問題不懂,就打破砂鍋問到底。

從此,袁迪寶便成了李丹妮心里的好學生。后來袁迪寶想學英語,經常跑去李丹妮的家請教。

袁迪寶的父親和李丹妮的父親都是客家人,兩人一見如故,有說不完的家常,他們的投緣,加深了李丹妮對袁迪寶的好感。

時間一長,兩人心照不宣,漸漸地愛上了彼此。

但在相處的過程中,李丹妮發現袁迪寶眼神里透露出一種難以名狀的憂傷。

很快袁迪寶到了大三,院系進行調整,袁迪寶要隨從院系搬遷到華西醫科大學。而李丹妮留在浙江醫學院。

在離開之前,袁迪寶終于吐露了埋在他心里三年的秘密。

那夜,袁迪寶特意把李丹妮約到西子湖畔,天上繁星點點,李丹妮穿上了袁迪寶最喜歡的白色連衣裙,她小鹿亂撞般,以為袁迪寶在離校前,要和她立下海誓山盟。

可一見面,袁迪寶面如死灰,眼神躲閃,支支吾吾。

「迪寶,你今天怎麼了,你想說什麼?」李丹妮問。

「丹妮,對不起,我在老家....有...一個妻子!」

「妻子....」這個字眼,一下子把李丹妮的腦子打懵了。

原來袁迪寶入大學前已經26歲,在鄉下算是個超大男青年,家里人擔心他畢業后找不到老婆,就讓他娶了老家的姑娘。

袁迪寶和妻子

可袁迪寶對妻子并沒有什麼感情,遇到李丹妮之后,他才知道愛情的滋味。

情到深處,他難以自抑,每回話到嘴邊想坦白,可又說不出來。

聽到這個真相,李丹妮猶如晴天霹靂,本以為是場浪漫的愛情,沒想到自己差點成了插足別人婚姻的小三。

她哭著跑回家,把事情告訴了母親,母親問:「孩子,你打算怎麼辦?」

還沒來得及嘗到愛情的甜蜜,就迫不及待地要分離 ,李丹妮心如刀絞。

她對母親說:「我不能把我的幸福,建立在另一個女人的痛苦之上,我和他這輩子,只能做朋友!」

二、離別

袁迪寶去了華西醫科大學后,李丹妮和他以朋友的關系,保持著通信往來。

可壓抑在心里的愛情,就像隨時噴發的小火苗,李丹妮被灼燒的心亂如麻。她害怕自己長久下去,會忍不住以愛情的名義,跑去把袁迪寶搶過來。

為了擺脫這段感情的折磨 ,為了不讓自己犯錯誤,李丹妮決定離開中國,去母親的故鄉法國里昂生活。

而袁迪寶聽說李丹妮要離開,急火攻心,當場昏了過去。

1956年6月18日,李丹妮帶著父母坐上去法國的飛機。

當時海關對文字類的東西,查得很嚴,李丹妮將袁迪寶給她寫的信,全部裹在胸前,這些信,是她的愛情,她的青春,她靈魂的慰藉!

這一分別就是55年,足足半個多世紀!

到了法國以后,李丹妮去了一家外國公司,做了一名秘書,那年她30歲。

本以為離開了,愛情的感覺會淡化,沒想到,對袁迪寶綿綿無期的思念,越來越深刻。好在此時,他們依舊通信。寫信成了李丹妮最大的安慰。

袁迪寶三個兒子

四年后,李丹妮獲得法國國籍,生活漸漸安穩,而袁迪寶則回到廈門市防疫站工作,隨后,陸續生下三個兒子。

從此他們來往的信封里,多出了三個孩子的照片。

那時候中國正處于三年經濟困難時期,李丹妮得知袁迪寶生活困難,便省吃儉用,給他們寄奶粉,鞋子、衣服。

其實那時候,李丹妮的生活并不富裕,雖然母親是法國人,但是李丹妮在那里,總被歸類為外鄉人。

為了幫愛的人渡過難關,李丹妮干好幾份工作。

1964年,中法建交,貿易往來越來越多,李丹妮主動申請擔任翻譯,除了能掙錢。接觸中文,她覺得離袁迪寶又近了一步。

就這樣,一邊工作,一邊寫信,成了李丹妮生活的全部。

可好景不長,突然一天,李丹妮收到消息 一封來自香港的匿名信,信中言辭鑿鑿,說:「你不要再給袁迪寶寫信了, 你害人!」

李丹妮心咯噔一下,她想到袁迪寶是個有妻子的人,而當時中國又處在動蕩時期,也許自己的信,已經給袁迪寶帶來了困擾。

雖然不舍,但是她還是決定不再寫信。愛一個人就是讓他幸福,既然自己的存在,已經給對方造成了困擾,那麼離開是唯一的選擇。

而在廈門的袁迪寶,突然收不到李丹妮的來信,也變得像斷了線的風箏,生活一團亂麻!

轉眼間,李丹妮到了48歲,他決定攻讀漢學博士,很多人不理解,婚也不結,一直考文憑,怎麼想的?

李丹妮總是笑著說:「我心里只有一個人,他住在我心里,就永遠在我心里!」

很多人被李丹妮的執著的愛情觀,感動得落淚。但是李丹妮的母親卻一直放心不下女兒,臨終前,母親緊緊拽著她的手:

「孩子,爸爸走了,現在媽媽也要走了,以后就剩你一個人,媽媽不放心你啊!」

母親去世后,53歲的李丹妮考上了里昂大學中文系副教授,退休后,也為中法文化交流,默默貢獻20年。

期間,李丹妮先后三次去過中國,她去了浙江醫科大學,去西子湖畔,去他們經常散步的羊腸小道,去看他們曾經看過最亮的那顆星。

她甚至有過一瞬間沖動,想去找袁迪寶,但是很快理智上腦,他已經有家庭,有孩子,愛他默默祝福就好。

三、恢復單身

兩個人就像兩條平行線,在各自的生活前行。

1994年3月,袁迪寶的妻子患上癌癥,袁迪寶細心照料妻子,直到她離世。

妻子離開以后,之后的17年,他一直未婚,在他的心里,也一直住著李丹妮,但是這份愛情,早已成了不能說的秘密,只能在一個人時 ,偶爾翻出來細細品嚼。

有時候,他會不自覺自語:「丹妮,你還好嗎?你到底在哪?」

此時,兩個舊時的戀人,彼此牽掛,彼此思念。

四、再續前緣

2010年春節,晚輩們來給袁迪寶拜年,其中一個外甥聽母親說過李丹妮的事,便舊事重提。

在孩子們的追問下,袁迪寶第一次向家里人說出了自己與李丹妮的故事。

聽完后,小輩們都很感動。鼓勵袁迪寶給李丹妮寫信,袁迪寶說:「這麼多年了,以前就沒聯系上,現在她肯定搬家了!」

李丹妮

袁迪寶對三兒媳說:「法國人不會輕易搬家,你試一試,萬一就找到了呢!」

在家人的鼓勵下,袁迪寶怕李丹妮搬家,他一口氣寫了五六封信,一天寄一封,他想著要是李丹妮搬家了,鄰居看到他寫這麼多信,可能會幫他找李丹妮。

信寄出去以后,袁迪寶跟丟了魂一樣,杵在門口,等待郵遞員的身影。

一天、兩天、三天.......

終于20天后,一封來自法國的信躺在自家的信箱里。

當拆開信封時,熟悉的問候,熟悉的字跡,82歲的袁迪寶,老淚縱痕,孩子般跳了起來大喊:「她還活著,她還活著.......」

從信中 ,袁迪寶得知,李丹妮為了她一生未嫁,為了怕失去聯系,一直堅持不搬家,甚至有了老年去當修女的想法,袁迪寶即感動又愧疚。

他馬上給李丹妮回信:「親愛的丹妮,我現在單身了,現在誰也阻止不了我們在一起,如果你愿意來廈門,我們馬上就去結婚,我要和你在一起!」

袁迪寶的信

收到信后的李丹妮,激動不已,這段感情已經過去55年,可當重新出現在面前時,她依舊宛如少女般,悸動,羞澀!

她同意了袁迪寶的請求,不久,袁迪寶的兒媳,特意趕到法國把李丹妮接到了廈門。

2010年9月18日,袁迪寶手捧55朵玫瑰,守候在廈門高崎機場。

初見時是青蔥少年,再見時已是滿頭白發。

他們準備了好多話,可見面時,卻哽咽的一句也說不出來。

55年的等待與恪守,太多辛酸與回憶。他們緊緊擁抱在一起......

三天后,他們去廈門民政局,登記結婚,五天后,在廈門一家酒店舉辦了婚禮。

婚禮現場

李丹妮第一次穿上了婚紗,嫁給了她等待了55年的白馬王子,婚禮上,她眼里充滿笑意與幸福。與袁迪寶一起許下愛情諾言:「執子之手,于是偕老!」

婚后,他們像年輕人一樣,牽手,親吻,擁抱,55年的分別,他們要用自己的方式,統統補回來。

晚年袁迪寶和李丹妮

兩人相濡與沫,共同陪伴7年,2017年10月,袁迪寶摔了一跤 ,不久便離開人世。

失去老伴的李丹妮,終日郁郁寡歡,2018年7月,李丹妮也在家中離世。

自此,跨越55年的愛情故事,落下帷幕。但是他們的愛情佳話一直感動著無數人。

結語:有人說李丹妮太傻,袁迪寶在家里妻子生子,什麼也沒耽誤,但是李丹妮卻孤獨了一生, 這份愛情于李丹妮而言太不公平。

但是在那個特殊的年代,加上道德與責任,面對愛情,除了克制,別無選擇。

愛情這東西,是千古難解的話題,有的人可以轉眼忘了一個人,而有的人一旦愛上,就是一生。

而李丹妮就是后者,她的長情,真情讓人心疼,也讓人感動。

她用自己的堅守告訴了世人:「一生只愛一人!」

她的故事,讓我們相信,愛情真的可以很純粹,很無私。

你覺得李丹妮的堅守值得嗎?你對兩位老人的愛情有什麼看法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