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前男子13萬買房,20年后房子拆遷「補償4900萬」,房主反悔:13萬我買回來

比肩魚 2022/08/05 檢舉 我要評論

20年前于泊以13萬元的價格,把自己的宅基地賣給了何天海,并立有字據。然而20年過去了,當聽說自己賣出的宅基地因為拆遷能夠分到4900萬時,于泊坐不住了,企圖從何大海手里要回宅基地。

賣出去的東西哪有要回來的道理?他又是憑什麼來要回宅基地呢?

何家買房,于家賣房

居住在小縣城的 何天海,兒女雙全,本該幸福的家庭,卻因為一次 意外,導致了 何天海兒子的失聲。為了讓兒子能像正常人一樣好好的生活,夫妻二人下決心不管再苦再難也要治好兒子的病。

因為知道 醫療水平和醫療設施各方面都比較超前,所以夫妻二人決定, 賣了家里的房子來看病。

因為長期租房子住會讓他們的經濟負擔加重。于是夫妻二人拿出賣房子的錢,想買個宅基地作為他們根。就在他們不斷地尋找房子時,他們認識了 于泊

于泊當時因為家里孩子發展得還不錯,也都在市區內安了家。為了隨著孩子們一起生活,于泊想要賣掉老家的 宅基地把自己的戶口遷到城市

就這樣,一個想買,一個想賣,兩人一拍即合。因為看著何天海帶著失聲的兒子看病不容易。經過商量,最終于泊以 13萬元的低價把自家176坪的宅基地賣給了何天海。兩人簽訂了買賣合同。

本以為以后都不會再有交集的兩家人,卻在 2010年的一天,兩家再次發生了交集。

何家和于家因房產生糾紛

原來,于泊從小道消息聽說自己老家要拆遷。一想到自己當初 13萬元把老家的宅基地給賣掉,于泊心里也是懊悔不已。但是不甘心的于泊打電話給何天海,想要花 13萬元重新買回。

當時何天海還不知道拆遷的消息,但僅僅聽到于泊提出這樣的要求,何天海便立馬拒絕了于泊。

10年前何天海花13萬元買了于泊的宅基地,10年后于泊還想花13萬元買回去。怎麼想都是不可能的事。不說房子現在增值了,就說 13萬元在相差 10年其價值就沒法比。

然而在于泊認為,當年以 13萬元的低價賣給何天海宅基地時,也是看他帶著孩子看病不容易。從另一方面來說,于泊認為是自己幫助了何天海一家。

如果當時他們租房子的話,10年時間,房租絕對不止 13萬塊錢了。現在再給 他13萬元錢等于白讓何天海一家住了10年時間

兩人都因為這事發生了爭吵,誰都覺得自己非常有理。然而誰都拿誰沒有辦法。

于是,于泊經過多方調查詢問,知道自己與何天海當初簽訂合同違反了 《土地管理法》的規定, 「農民集體所有的土地(農村宅基地)依法屬于農民集體所有,由村集體經濟組織或者村民委員會經營管理。

也就是說于泊家的宅基地對于于泊來說只有使用權,并沒有所有權,更不能私下交易。所以,兩人簽訂的合同是無效的。

于是, 于泊把何天海告上了法庭。希望可以拿回自己的宅基地。法院根據兩家的情況,最終判定于泊可以拿回自己的宅基地,但是必須賠償何天海 360萬元的賠償款。

雖然打官司贏了,但是要賠償 360萬元,再加上拆遷也只是 小道消息,還沒有正式通知,拆不拆還不一定。就這樣于泊把這件事情擱置了下來,之后再也沒有提過這件事情。

也就是因為于泊舍不得這360萬,也讓他錯失了要回宅基地最好的機會。甚至錯過了比360萬更多的拆遷補償。然而, 于泊的放棄對于何天海來說無疑是一個好消息

因為在當時,就算有了于泊賠償的 360萬,想要在當時的北京買到這麼大的宅基地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再加上還得找房子搬家,怎麼想都是很不合適的結果。

而在之后的 7年時間,雙方也沒有發生任何交集。本以為這件事情到這里就結束了。相反,這才只是這件事情的開端而已。

拆遷補償誰都想要,互不相讓

2018年,改造正式啟動,相關單位也明確頒布了包括柳各莊村在內的拆遷計劃。當初于泊聽到的小道消息也終于成為了真實的消息了。

而這次頒布的信息也再一次被于泊給看到,經過計算,于泊家的宅基地的補償金額居然達到了 4900萬

此時的于泊真是追悔莫及,后悔當初自己舍不得那 360萬,但于泊也沒有放棄,想要再與何天海爭一爭,有了上次打官司的經驗,他認為自己還是有希望拿回宅基地的。

政策頒布下來以后,因為 開發商的安置速度,加上柳各莊村村民的積極響應,拆遷安置的工作順利的進行著。

因為 拆遷原本的目的是為了改變當地的民生,而何天海作為宅基地先在的主人,再加上何天海一家積極配合拆遷工作,所以在第一時間與拆遷辦簽訂了補償協議。

經過核實計算,何天海一家居住的宅基地有兩方面補償。現金補償和拆遷安置面積補償。 現金補償共計約1130萬元。回遷房安置總面積達到371平米。所有補償價值在 4900萬元左右,所有的補償,只要在何天海簽字畫押后,都會補償給他。

于泊在聽說了這件事情以后,立馬著急了起來。他立刻找到了拆遷辦的工作人員,告訴 房本上寫著他的名字,拆遷協議應該跟自己簽才是對的。

而面對于泊的質疑,拆遷辦的工作人員解釋道,他們負責拆遷的,首先需要與住在宅基地的人商量,不然拆遷就進行不了。

再一個,棚戶區改造作為一項民生工程,改善的是涉及到這個區域所有利益相關者的共同目標。不會因為某一個人的事影響其他居民的拆遷工作。

因為于泊的出現,導致這片宅基地出現了 糾紛。雖然沒有妨礙拆遷辦的工程建設,但是何天海一家的補償也不能到位,而拆遷辦的工作也不算完成。

為了讓柳各莊所有的村民都過上幸福的生活,拆遷辦也找來 律師和調解團來幫忙解決何天海和于泊之間的糾紛。

兩家進行調解

而在 調解現場,律師表示具體的法條并沒有明文規定怎麼分配,但是通過參照 法律和以往大量的案例,結合兩家的實際情況,為了平衡兩者之間的利益,律師提出了 僅適用于這兩家糾紛的個案分配方案。

涉及土地方面的補償其百分之七十歸屬于何天海家,百分之三十屬于于泊。不涉及土地方面的補償的百分之百屬于何天海。

也就是通過土地利益置換來的 371平米的房屋所得,其中 百分之三十,也就是 111.3平米應該分給于泊,剩下的 259.7平米屬于何天海。

此外,通過房屋方面獲得的金錢補償,包括 區位補償價、空地獎、合法利用獎其中百分之三十給到于泊,剩下的百分之七十屬于何天海。再加上不涉及土地方面的現金補償,等于是何天海拿到了957萬元

然而,于家與何家對于律師給出的分配方案都不認可。他們都覺得所有的補償都屬于自己,不應該給對方分。

何家認為 棚改的對象應該是居住者,是買了宅基地的他們家。而不是拿了他們買宅基地的錢去買房的于泊。

而于泊則認為,雖然宅基地當時賣給了他們,簽有合同,但是在之前打官司證明當初簽訂的合同是無效的。并且棚改的包括柳各莊村, 只有屬于柳各莊村集體組織成員才可以享受拆遷給到的安置補償,何天海不具備這個資格。再加上現在房本上寫的還是他于泊的名字,所以,拆遷補償必須得不給自己。

經過了解發現,雖然何天海一家都是 老家的戶口,但是,于泊一家的戶口在 2001年賣房后就轉變為 城鎮居民戶口,所以在戶口方面,雙方沒有區別,并不影響補償的分配。

另一方面,何天海能夠獲得房屋安置的原因,是基于文件的規定。文件規定中有這樣一條: 買受人確實無房居住的,應予妥善安置。

就這樣雙方僵持了下去,誰都不愿做出讓步。

就在這時,何天海的兒子通過調解團向現場發來了一段視訊。 視訊里配有文字,何天海兒子 用手勢表達著自己的想法

「我愛你們,這麼多年為了給我治病,跑了很多家醫院,我都記在心里。等你們老了,我來照顧你們。」

「爸爸媽媽多年來,為了房子的事,走得很累,一直沒有停下來,特別的不容易。我們都盼望著,能有自己的房子,有一個安心的家。我愛你們!」

何天海兒子的視訊觸動了在場所有的人。此時雙方的心也因為何天海兒子的情感表達變得柔軟了起來。

此時,現場的工作人員也對著何家和于家兩家說道: 「我希望兩家可以把思緒拉到2001年。何家帶著兒子來北京看病,遇到姓于的把宅基地轉讓給他們,那是多麼溫暖的場景;那是互幫互助的場景;那是一個接納的場景。」

工作人員的話觸動著何天海一家和于泊,雙方都低下了頭陷入沉思。此刻的雙方或許已經解開了心結。應該也愿意分享他們帶來的美好生活。

調解成功,補償共享

再次經過調解員的耐心勸導。最終,雙方同意了律師提出來的 「三七分」的分配方案。雙方多年下來的恩怨仿佛也在此刻都放了下來。

第二天,雙方也都相繼來到了拆遷辦公室。此時的他們都帶著即將獲得安置補償的喜悅。

最終, 何天海一家選擇了一套50平米的一居室,90平米的兩居室和100平米的三居室。而于泊則選擇了放棄回遷安置房,以市場的價格獲得了1424萬元的現金補償,并在順義城區為老父親買了一套現房居住。

兩家問題的解決,也讓兩家走出了糾紛,各自奔向了屬于自己的美好生活!

通過兩家的事情,希望大家能夠不忘初心,在困難時能回到最初的地方,找回自己的初心。

「人生若只如初見!」的話,該多好啊!!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